友情提示: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請嘗試鼠標右鍵“刷新”本網頁!閱讀過程發現任何錯誤請告訴我們,謝謝!! 報告錯誤
狗狗書籍 返回本書目錄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進入書吧 加入書簽

小戶媳婦也難當-第6章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未閱讀完?加入書簽已便下次繼續閱讀!



蝦屠咸淖鶉僭諫廈媯σ話炎ピ謔擲錚劬λ南侶銥矗謊劭粗寫采系玫謀蝗歟θ匙漚盤醬脖囈且壞絲伺迫降玫謀蛔又屑洌執頤φ?/。)理兩下。

    正這時,雄赳赳氣昂昂的蔣老太太已經一步邁了進來,她一眼看到已經蘇醒過來坐在床頭,神情恍惚的孫子,不由又是欣喜又是心疼,忙喊道:“友兒~~”

    蔣世友雖然有心理準備,還是被嚇了一跳,他抬頭一看,蔣老太太那令他印象深刻的臉就在眼前,蔣世友一時慌了神,哆哆嗦嗦結巴道:“祖……母……”

    蔣老太太有些疑惑地走過來拉住他的手:“怎么了?滿頭是汗的。”說著掏出一條石青色帕子在他額上細細擦過,蔣世友有些尷尬,忙低頭道:“我沒什么。”他心里哀嘆不已,還沒來得及跟三少奶奶問明情況,這會兒千萬不要穿幫嗷嗷嗷……

    雅意機靈地帶著個丫頭搬了兩個大理石面的紅木圓墩到床前,請蔣老太太和盧氏坐了。蔣老太太看孫子總有些不對勁的樣子,忙攜了他的手,關切問:“友哥兒有哪里不舒服,快告訴祖母。”

    蔣世友忙賠笑道:“沒事沒事我很好,多謝祖母關心。”盧氏見他眼神有些慌亂地四看、六神無主,不免也心生疑惑:“友哥兒,可是有哪里不妥?”蔣世友十分狼狽地看了她一眼,發現這一身華麗的中年婦人自己并不認得,也不知怎么稱呼,只怕開口也是錯,不開口也是錯,只好閉了嘴只管搖頭,背上額頭不住流汗。他眼一溜看見立在門邊的周韻,像見了大赦一樣忙求助般看過去,小眼神十分可憐。

    周韻站在那里將屋內方才的情形看了個一清二楚,看見蔣世友發出求救信號,她眼中陰晴不定,尚在猶疑。此時弦歌從外頭端了兩盞茶進來,周韻見狀,便給弦歌使了個眼色,兩人一齊上前,周韻親自將茶盞從托盤里端出奉與二人“祖母請用茶。”老太太沉著臉接了,“伯娘請用茶。”盧氏倒還和顏悅色。

    蔣世友如釋重負,忙回答道:“多謝伯娘關心,我什么都好,沒有不妥的。”

    老太太喝了兩口茶,不悅道:“既然沒有不妥,養病最注重靜養修身,病人又不是物件兒可以挪來挪去的,該怎么好怎么來,你說是不是啊,友哥兒媳婦?”周韻恭敬接過她手上茶盅放到旁邊幾案上,低頭應道:“祖母說的是,孫媳婦受教了。”不輕不重地應付過去。

    老太太眼一瞇,正要再說,蔣世友忙道:“不關娘子的事,是孫兒撞到頭一直有些昏昏沉沉,那邊屋子人又多又嘈雜,吵得心慌,我這才來這邊靜靜心。”盧氏眼中驚訝之色一閃而過,老太太倒是不見多大疑色,她這兩年回府時辰不多,雖然聽聞蔣世友素來寵愛妾室,卻不知究竟到了什么樣一個程度,還以為只是一般的喜愛。現在聽得挪房間是孫兒的意思,老太太一向縱容孫子,他說如何便如何,也就不再糾結此事。她只微微頷了頷首,又開始擔心別的:“只怕這屋里人手不夠。”她方才一路進來,除了幾個粗使老媽媽,平頭正臉的房里人只看到弦歌和雅意二人,夫婦兩個只有兩個丫頭服侍,實在是人太少了些。

    盧氏倒沒有多說,她看著蔣世友一側的衣擺,藤黃底同色云紋暗繡的直裰側邊隱隱有些暗色臟污,那是剛才蔣世友情急下隨手擦了手上炭條黑痕的,他看見伯娘視線射過來忙干笑著用袖子遮住,卻不料這個動靜倒惹得蔣老太太的注意,她皺著眉頭道:“友兒,你右側衣衫上是些什么?”

    蔣世友只好陪笑著把手拿開,一塊手掌大的黑印子明晃晃地出現在眾人眼前,老太太登時大怒,沖著旁邊周韻和弦歌罵道:“你們都是怎么照顧爺的?讓自己主子穿臟衣裳,難不成你這房里伺候的都是死的么?”周韻忙帶著弦歌跪下,一聲不敢吭。

    盧氏瞧著婆母又生氣,忙勸道:“老太太消消氣,孫媳婦年紀輕,這屋里伺候的人又少,縱有一兩處不到之處,也是情有可原。”老太太本就疑惑這伺候的人怎么如此之少,聽了這話,忙四下看了幾眼:“蔣貴媳婦呢?她不是這邊府里的管事么?怎么到現在還不見人?”

    話音未落,從外頭急匆匆閃進來一個人,一身米黃色小豎領大遺浣乒倒逕霰叩謀燃祝稚霞父黿癇磣傭5敝畢斕鬧心旮救嗣γΦ靨そ堇矗骸案咸⑻氚病!?br />
    蔣老太太有些不悅,盧氏見狀,忙問道:“蔣貴媳婦,老太太和我都來了大半日了,你怎么此時才來。”蔣貴媳婦忙道:“奴才正請大夫給芳姨娘瞧病,聽得老太太、太太來,這才匆忙從那院子過來。”說著,眼神往蔣世友偷望了一眼,誰知他低著頭,毫無反應。蔣貴媳婦心里犯疑,忙繼續道:“芳姨娘她太過擔心少爺身體,一時思慮過重病倒了。”

    蔣世友低頭看著跪在地上的周韻,看她臉色一陣白一陣黃顯然是不太舒服,因為一小塊污漬就這么被罰跪的,實在是太不人道了。更何況還是被自己連累的,他心里又是愧疚又是同情,正在拼命想主意給她求情,壓根沒聽到蔣貴媳婦在說什么。

    蔣老太太眉頭一皺,問:“你們芳姨娘那里有多少人伺候?”蔣貴媳婦一愣,忙笑道:“頭等的丫頭四個,打掃的小丫頭兩個,還有幾個老媽媽負責守夜和雜務。”老太太又問:“其他幾位姨娘處也是如此?”蔣貴媳婦不明就里,只得如實道:“因為三爺常在芳姨娘屋里坐起,所以她這院的人手多些,其他姨娘處略減一兩個頭面丫頭,其他則差不多。”老太太哦了一聲,話鋒一轉問道:“那,你們奶奶屋里呢?”蔣貴媳婦這才明白過來老太太到底要問什么,她囁嚅著不敢不回實話,冷汗淋漓道:“奶奶屋里頭等丫頭兩個,另有幾個老媽媽做些掃撒守夜的雜事。”

    老太太冷笑一聲:“什么時候姨娘屋里的丫頭比正房奶奶屋里還多了?你們奶奶不懂這些,難道你這辦老了事的管家媳婦還不懂嗎?”蔣貴媳婦撲通一聲跪倒,回道:“老太太明察,因為這半年里府上添了兩位姨娘,急需幾個丫頭去服侍,偏偏城里最好的人牙子吳老六回了老家,一時采買不到合適的女孩子,三少奶奶便讓我先從正房屋里撥幾個丫頭去伺候,待日后買了人再來補正房的空。”

    老太太聽著這話有些道理,微微消了氣,盧氏察言觀色,對周韻和氣道:“你這孩子太老實了,這府里缺人,去我那里先要幾個來伺候著便成,總是一家人,這樣客氣做什么。”周韻一直沒有說話,此時見盧氏問話,便回道:“伯娘府里也是用人之時,定哥兒和鳳凰兒都小需人照料,我不能替伯娘解憂,怎么還能勞煩伯娘為我們操心呢。”

    老太太哼了一聲,拐杖猛的一敲地,盧氏解其意,忙笑道:“幾個丫頭要什么緊,你和友哥兒有人伺候才是正經,咱們這樣的人家雖比不得大富之家,規矩還是不能錯的。”周韻低頭道:“侄媳知道了,多謝伯娘教導。”

    老太太見她還算受教,神態略松了些。盧氏又對蔣貴媳婦道:“既這么著,你等下便和我回那邊府里挑幾個妥當人過來。”蔣貴媳婦忙點頭應是。老太太又敲了敲拐杖,另一只手拍了拍蔣世友的手以示安撫,口內道:“還等什么等?這會兒都污衣爛衫了,若再等下去只怕要衣衫襤褸出去要飯了。既然我友兒已經安然無事,我們這便過去挑人來。”說著起身就要往外走,蔣貴媳婦略略遲疑,看了蔣世友一眼,道:“可芳姨娘還病著……”

    老太太不悅道:“既然請了大夫那也就罷了,她一個姨娘使的丫頭奴才比主母的還多,難道還要你去當值伺候不成?”蔣貴媳婦嚇得不敢再作聲,只得乖乖跟在二人身后。

    門口恰好雅意端了蔣世友的藥要進門,見屋里有人出來忙侯在一旁,老太太看了眼她手中托盤,藥、五色蜜餞碟子,漱口水,手巾子一應俱全又都很干凈。她嘆了一聲,道:“你這孩子在我身邊長大,現在跟了你三爺,倒還算妥帖。”雅意躬低身子只應是。盧氏臉色微微一變,連帶地上跪著的周韻也眸光一暗。老太太卻沒有理會她們,當先一步,又從原路走了。 

和我生個孩子

    老太太龍行虎步地走了,雅意這才將藥端了進來,弦歌扶著周韻起身,扶了兩下竟扶不動,她狠命多用了些力氣這才勉強將三少奶奶扶到旁邊圓凳上坐著,自己匆匆出門去取些食物來給一早上不曾吃飯的?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15 19
未閱讀完?加入書簽已便下次繼續閱讀!
溫馨提示: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積分和經驗獎勵哦!

排列五进5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