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請嘗試鼠標右鍵“刷新”本網頁!閱讀過程發現任何錯誤請告訴我們,謝謝!! 報告錯誤
狗狗書籍 返回本書目錄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進入書吧 加入書簽

小戶媳婦也難當-第2章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未閱讀完?加入書簽已便下次繼續閱讀!



塾瘢頤嫘尤6講啪抵鋅吹降淖約海成俱玻嬪疲餃慫涫峭輳聰緣米約罕人狹艘宦炙頻亍K纈愕盟⒅諶順璋約喝詞遣講轎琛⑷緶謀”萑謊雜鍔夏苧棺∷鐘惺裁從茫坑套躍繽床灰訓南ジ鞘筆碧嶁炎潘詹歐⑸哪且荒弧V茉閑娜縊闌遙儻摶壞閬嗾男乃跡宋摶餿さ鼗踴郵鄭噸弊叩醬脖摺?br />
    以菊芳為首的一干姨娘本來都對周韻被罰跪一事幸災樂禍,存心要在眾人面前給她難看,誰知這會兒她不再接招,自己說出的話就如打在棉花上的拳頭一般毫無用處。菊芳心里很是疑惑,與旁邊的蘇姨娘對看一眼,決定暫時按兵不動、靜觀其變。

    周韻緩緩走到床邊,將旁邊幾上喜鵲鬧梅暗紋銅盆邊掛的手巾子放到盆中溫水里搓了搓擰干,擦去蔣世友額邊流淌而下的汗。他睡夢中微動了動,似乎睡得很不安穩。

    菊芳心里打翻了一壇醋,幾步上前來笑道:“奶奶瞧,爺睡得可安穩呢!這會兒時辰不早了,不如奶奶早些回房歇息,這里自有我們照顧。”

    周韻平靜道:“身為妻子照顧自己的丈夫是理所應當的事。三爺在這里我便在這里,你若是怕我在這里打擾了你休息,不如去我正房里歇息如何?”

    眾人大驚失色,這自古以來正房只有正妻才能居住,以妾室之身登堂入室那絕對是有違禮教之事,只怕還不等她身子睡穩,眾人的口水都能將她淹了。菊芳雖然平日仗著蔣世友寵愛為所欲為,明里暗里做了無數欺壓周韻之事,卻也絕不敢正大光明地說出自己想做正房的話。此刻周韻直接捅破了這層窗戶紙倒讓她措手不及。只是菊芳畢竟身經百戰,不過慌了一慌便立刻調整了神態表情,泫然欲泣地猛然跪下:“奶奶這么說真是冤死菊芳了?我雖然沒讀過書不比奶奶知書識禮,卻也知道正房是大,妾室是小,做小妾的要時時記得自己本分,服侍爺和主母,絕不敢有一點癡心妄想的念頭。奶奶這么說,菊芳無地自容,也不敢辯白,只有一頭碰死了以示清白!”說著就起身要往旁邊朱漆柱子上撞,眾姨娘丫鬟唬得飛了魂,忙不迭將她拉住。菊芳淚落如珠,又不敢放聲大哭驚醒蔣世友,只得壓著聲音低低哭泣,直哭得花容失色,好不可憐。

    蘇姨娘忙將她扶住,陪著滾淚,對周韻道:“奶奶這話真是折煞芳姨娘了,芳姨娘今日還對老太太說,三爺在這里養病到底不如在正房里妥當,是老太太說這里人手麻利謹慎,三爺留在這里養病她再放心不過。芳姨娘求了再三老太太也不允,只得作罷了。”

    眾姨娘忙點頭作證,紛紛道這是老太太的意思。有人幫腔,菊芳更加委屈,低低啜泣宛如梨花帶雨,一聲聲抽泣幾乎壓抑到昏厥。她們這么一唱一和,矛頭直指周韻,吵得她一陣心煩,弦歌在旁邊恨恨地握緊了拳頭,卻又不能出聲。周韻冷笑一聲,道:“既然是老太太意思,你們就安靜伺候,這么哭鬧不休也不怕把三爺給吵醒了!”

    “我……我要去正房!”一聲小小的,猶猶豫豫的聲音突然響起。房里立刻安靜下來,眾人目光齊刷刷射向聲音來源處。周韻也有些困惑地回身看。

    床上的蔣世友不知什么時候醒了,他兩只桃花眼滴溜溜轉著,看眾人視線一齊掃視過來不免嚇了一跳,往被子里縮了縮,又怕剛剛沒說清楚,壯著膽子把臉露出來重復了一遍:“我要去正房!”

    菊芳心頭一急,忙止住哭泣上前來:“三爺,我……”侍候在一旁的弦歌忙跳出來道:“姨娘沒聽清楚爺的話么?爺想去正房,難道姨娘要攔么”

    菊芳一愣,又說:“我……”弦歌繼續搶白:“姨娘忘了自己的本分了么?爺說的話也想駁回?”菊芳方才還假惺惺用本分一詞來堵周韻,此刻自己倒被自己的話堵住了,她氣憤不已地咬了咬唇,淚汪汪看著弦歌旋即喊來門口伺候嬤嬤一起手腳麻利地扶起蔣世友穿衣著鞋往正房去,而那一直對她寵愛有加的蔣三少爺,居然反常地連一個眼神也沒給自己。

    雅意早把正房內點了燈燭,薰過了錦被,黃銅獸頂香爐內燃了淡淡迷迭香驅散濕氣。婆子們小心將蔣世友扶到床邊坐好,周韻不知他葫蘆里賣的什么藥,悶聲不響揮退了婆子,自己過來給他寬了外袍褪了鞋子扶上床。

    蔣世友卻并不躺臥,只靠坐在床頭,他掃了一眼屋內,雖然陳設華麗卻瞧著冷清清沒什么人氣。他想了想,對著正在收拾外袍的周韻討好笑道:“娘子辛苦了。”

    周韻手上一停,奇//。345wx。怪地望過來,蔣世友暗叫不妙,忙堆笑問道:“有什么不對么?”

    周韻淡淡道:“你一向直呼我名姓,從未喊過我娘子。”

    蔣世友一愣,忙慌亂笑道:“我,我摔了一跤,有些事記不清了。”

    周韻抱緊衣服,狐疑道:“記不清……是什么意思?”

同床異夢

    聽到周韻追問,蔣世友心中一沉,一時無言以對,他兩只眼睛慌張四看了幾眼,呵呵干笑道:“這個,這個,記不清了就是,就是不認得別人了。俗稱失憶,呵呵,失憶。”

    周韻無限狐疑,心頭吃不準蔣世友到底鬧的什么名堂,試探問道:“那相公還記得我是誰么?”

    蔣世友頭上冒汗,干巴巴應道:“當然記得,你是我娘子,我蔣三爺明媒正娶的夫人。”

    “那我姓甚名誰?”

    “……”

    周韻眉頭皺起,將疊好的外袍往桌上一放,轉身便要往外去。蔣世友急了,忙喊:“你去哪里?”

    夫君疾言厲色地問話,周韻只得轉回身恭敬低頭回道:“相公想是撞到頭一時神志不明,我命人速速去請大夫,好生為你診治一番。”

    蔣世友大急:“不準去!”格老子的,大夫來了還得了,鬧騰得滿屋子人都跑來,自己這冒牌貨一準被拆穿。

    周韻抬起頭,目如清水般直直朝他看去,她一雙眼睛生得極好,仿佛山間幽泉天上繁星,明亮不可方物。偏偏此時蔣世友心虛得要命,只覺得這眼睛好像閃電霹靂一樣直直劈開自己皮肉把心內那些想法看得一清二楚。他不敢和她四目相對,只好轉開視線,絞盡腦汁地支支吾吾:“其實,其實我也不是都忘了,呃,我,我記得祖母!”今天剛醒就看到一個白發老婆婆如狼似虎朝自己撲過來,抱住就嚎啕大哭:“我的友兒,你嚇死祖母了。”老婆婆這話已經擺明了身份,自己再鬧不清那就是白癡。

    想到那位老祖母,蔣世友心頭一亮閃過一計,忙抬頭挺胸說:“我這只是暫時傷到頭有些記憶不清楚,修養幾天一定可以康復。你要是現在把大夫請來鬧得人仰馬翻,傳到祖母那里,萬一老人家有個什么好歹那不就糟了?”

    周韻聽了他的話,一時遲疑不定。蔣世友見說動了她,忙趁熱打鐵:“再說剛才那群女子吵得不得了,我聽得都快煩死了,你這里清清靜靜更適合我養病。”言外之意就是這段時間都會住在正房。在周韻出現之前他裝睡聽那群鶯鶯燕燕七嘴八舌講了不少府內的事,院子里的勾心斗角差不多也知道了個七七八八。這位不得寵的正房奶奶更是她們的主要攻擊對象,據說吃醋風波發生之前蔣三爺已經三個月沒去過她屋了。如今自己提議住在這里,蔣世友有九成的把握她會同意。

    果然,周韻眉頭舒展了些,她思慮一番,道:“既然相公這么吩咐,我遵命就是。”她走回來將衣服收拾好放到旁邊柜子里,弦歌雅意端了銅盆和熱水進來服侍夫妻兩個凈了面。

    因周韻在地上跪得太久恐受了濕氣,她們特地在旁邊梢間備了一盆艾葉紅花水給她泡腳。

    剛才在菊芳房里唇槍舌戰時還不覺得,此刻神經松懈下來,周韻只覺得雙腿上的筋脈都在突突地跳,針刺般的麻癢順著腳底往上,滯在膝蓋處,寒濕難忍。雅意不時給她添些滾水進來,摸一摸她冰冷僵硬的雙腿,善良的小丫頭不由得悲傷流淚:“明日趕早叫個大夫來看看,奶奶身子又弱,若是留下病根兒可怎么辦。”

    周韻本來在燈下托腮沉思,抬頭看到小姑娘傷心,她倒笑了,摸摸雅意的頭:“傻丫頭,哪那么容易就有病根兒了?本來老太太罰我就是個警示之意,若跪了這么會就大張旗鼓去請大夫,豈不是讓老太太難看么。”雅意還是不依:“可是……”

    周韻溫和地搖了搖頭,對她道:“夜也深了,你和弦歌忙了一晚上也累了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15 19
未閱讀完?加入書簽已便下次繼續閱讀!
溫馨提示: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積分和經驗獎勵哦!

排列五进5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