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請嘗試鼠標右鍵“刷新”本網頁!閱讀過程發現任何錯誤請告訴我們,謝謝!! 報告錯誤
狗狗書籍 返回本書目錄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進入書吧 加入書簽

催命符-第25章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未閱讀完?加入書簽已便下次繼續閱讀!



這就是唯一的差點。你如果要我更說得明白些,那我可以說,你昨天一清早起來,處死了訂蓀,方才到湖心亭去的。不過莫大姐和你串通著,造出了那句送臉水的鬼話,我們才被蒙混了一天。這一節你也認為含血噴人嗎?”

老人已沒有抗辯的勇氣,他的背心向床端的欄上靠著,沉倒了頭,眼睛也閉攏了,分明他已完全懾服。

霍桑把抱著的右膝搖動了一下,繼續說道:“你的動作,我差不多已全部了解。不過還有一點,竟使我解釋不出;而且因此才輕信莫大姐的謊話。我明明知道你昨天早晨動手的時候,汀蓀還沒有起身。他的房門夜間大概是不下閂的,你一走進去,就利用著以太將他蒙倒。那時他一定有過短時間的掙扎。你手背上的爪痕,就是他的掙扎的成績。你的內弟高駿卿所聽得的床墊震動的聲音,也就是這一回事。故而汀蘇蓀被害的時候,當然不曾洗臉,可是后來我瞧他的臉,卻又明明是曾經洗過的。這一點,我至今還莫名其妙。你能不能給我解釋一下?

正在這時,甘東坪突然張開眼睛,坐直了身子。他的右手敏捷地伸到他的枕頭底下,摸出了什么東西,那只左手也湊到右手上面,仿佛拔去了什么瓶塞;接著,他便把右手中的一個小瓶,直送到他的嘴唇邊去。他的舉動原是十二分迅速的,我和汪銀林本不防他有這種意外的舉動,一時都來不及措手,若不是霍桑直竄過去搶他右手中的小瓶,那小瓶中的流質一定會全部倒進他的嘴里。

霍桑把那搶著的小瓶,湊到鼻子上嗅了一嗅,說道:“唉!這就是以太!銀林兄,你也來試一試,不是和那天面盆邊上的面巾有同樣臭味嗎?”

汪銀林接了小瓶,同樣湊到鼻子上去。他的嗅力似乎太重了些,立刻將頭一偏,忙把瓶子拿開,仿佛受了電流的刺激。

他答道:“真是相同的,不過這個濃烈得多,鼻子里很覺難受——。唉!這老頭子倒下去了!

東坪的身子已敲側地向里床倒下。一剎那間,他的灰白的面容忽而泛出紅色,象酒醉一般,口角里流出涎沫,眼睛又閉攏了。霍桑走到床前,拉著了他的左腕;用手指診他的脈息。

汪銀林忍制著喘氣,問道:“他會死嗎?”

霍桑道:“他的脈搏還在跳動,也許喝不到一盎司,只是暫時昏倒。”他又把老人的眼皮翻開來,瞧了一瞧。“他的眼珠已收縮了,如果不放大,還不會致命。銀林兄,你來幫一臂,讓他的身于躺一躺平。我料想他還可以蘇醒。

汪銀林果真走近去幫忙,用右手扶住了東坪的肩背,左手又抽去了老人身后的一個枕頭,讓他慢慢地躺平。

霍桑道:“這件案子只要把那莫大姐找著,就可以全部結束。伊是一個重要的活證。關于行兇事實的經過,如果這老頭兒沒有供述的可能,莫大姐一定可以代替他說明白的。我們走了,法律方面的手續,你負責進行吧。

我在出房以前,又向床上瞧瞧,那失卻知覺的甘東坪正在不住的出氣。霍桑也向他瞧了一瞧,便和我回身走出。汪銀林跟隨著,似要陪我們下樓。我們走過了中間,剛要繞到樓梯頭上,忽似有一種咯咯的笑聲,直刺我的耳朵。霍桑早也聽得,立即停了腳步。他的手把住了樓梯欄,側著頭斂神傾聽,臉上滿顯著驚怪神氣。

汪銀林作詫異聲道:“這樓上還有什么人嗎?”

我答道:“據我們所知,除了甘老頭兒以外,沒有第二個人。

汪銀林瞧著西次間房門上的鎖,說道:“這房間里莫非有什么人藏著?——”

霍桑忽搖搖手阻止我們談話,叫我們靜聽。

“不要緊!——不要緊!——-”

那聲音是從東次間里出來的。奇怪!莫非真有人藏在老頭兒的房中?

霍桑的眼光閃了一閃,低聲說道:“這老頭兒在那里說話了!快來!”他回身走進中間,躡著足尖,一步步向東次間的房門走去。

汪銀林和我也同樣輕輕地跟隨著。汪銀林自言自語地咕著。

“奇怪!他怎么會得說話?莫非他的昏倒也是假把戲?”

霍桑忽旋轉頭來,低聲說道:“不,真的,這是以太的副作用。……我新近讀過一本《檢驗應用科學》,有一節說到一個人受了蒙藥以后,有時恰像醉倒一般地會作吃語。這吃語往往是出于內心的真話。此刻這老頭兒的神經已失了控制,虛偽的面具,自然再不能維持。我們靜一靜,也許可以毫不費力地聽幾句真話哩。

我們已進了甘東坪的房門。我見老人仍安靜地平躺在床上。他的面色依舊紅赤,眉毛也緊緊皺著,急促的呼吸中,帶著嘆聲。從外表上看,他似乎在睡眠狀態中,沒有說話的可能。霍桑指指那只有白布套子的睡椅,示意叫我們坐下。他輕輕走到床前,又伸手去翻東坪的眼皮,但他的手還沒有接觸得甘東坪的眼皮上面,忽又急急縮住。老人又繼續說話了。

“哈哈哈!他們一定查不出……這東西真厲害,一到鼻子上,他雖有蠻牛般的氣力,也會頓時變成一條死蛇,動都不會動—那些飯桶的偵探們一定查不出!哈哈哈!

他的吃語和笑聲停止了。霍桑靠在妝臺面前站著,有意無意地向汪銀林瞧瞧。我也斜瞧著汪銀林的臉色。汪銀林卻沉倒了頭,緊緊地閉著嘴唇。室中經過了一度靜寂,大家都屏息不動。甘東評的夢吃似的聲浪,又斷斷續續地打破這有恐怖意味的靜境。

“莫大姐,你盡管膽大好啦!……我布置得十二分周密,他們萬萬查不出!……我把他掛好以后,用手巾給他抹過臉。……你只要說你送臉水上去時,你看見他在房里。你只要說這一句,別的便沒有事了。哈哈哈,他們定查不出!

老人的語聲又停了一停,他的鼻息粗大而短促,似乎他的呼吸越發艱難了。霍桑仍一動不動地站在床前,他的兩手插在黑嗶嘰的褲袋里面,眼睛瞧著床上的老人,在等候他的后文。

莫大姐…你——你放心好啦!……他們—定查不出!

“哎喲!”

這清脆的驚呼聲音突然從中間里透送進來,不能不使我吃了一驚。我急忙從睡椅上立起來,回頭一瞧,那個穿淡藍自由布單衫蛋形臉兒的莫大姐正站在房門外。

伊的上身雖仍穿著那件淡藍色的罩衫,下面已換了一條深青竹布褲子,足上依舊穿著白紗襪和黑嗶嘰的鞋子。伊的蛋圓形的臉上,卻已喪失了固有的紅潤,眼睛里也視著恐怖的神氣,分明伊對于老人的吃語已聽得了幾句。霍桑立即走到房門口,向莫大姐點了點頭。

他冷然說道:“你不是去找你哥哥商量和解決條件的嗎?已辦成功了沒有?好,好,你暫且在中間里坐一坐,我們要和你談談。”他又回轉身來揮揮手招呼。“銀林兄,這女子說的話,一定可以比這老頭兒說得更有意思些。你也到外邊來罷。

一會兒,我們三個人已到中間里坐定。莫大姐卻不肯坐,伊的背部靠在南窗檻上,低倒了頭發怔。

霍桑婉聲說道:“莫大姐,這一回事,我們已完全明白。你的主人——一唉,我應當說你的非正式的丈夫。對不對?他圍著種種原因,不滿意他的兒子,昨天早晨親手將他的兒子處死,你卻是這案中的幫兇!——”

那女子忽然昂起頭來,發出銳呼的聲音。

“唉!先生這是冤枉的!——我——我不是幫兇!我——我只幫他說了一句謊話,別的都不知道!——先生,我當真不是幫兇!

伊的語聲下半截已帶著嗚咽,伊的眼眶里面也水汪汪地滿包著淚珠。

霍桑仍作婉和聲道:“你當真不曾幫同行兇嗎?那還好,你此刻還有一個最后的機會,可以給你自己辯白。你把昨天早晨經過的事情仔細些告訴我們。你得留意,你不能再像昨天一般用謊話騙人,否則,你真自己討苦吃了。

莫大姐用手背抹了抹眼淚,點頭應道。“先生,我一定說實話。昨天的話,也是他叫我說的。

霍桑點點頭。“好,好,那么,現在你說你自己的話吧。

莫大姐旋轉了身子,把右肘擱著窗檻,瞧著霍桑說話。“昨天早晨七點鐘時,我剛才起身,看見老爺從樓梯上下來。他向我招招手。我正在扣衣服的鈕子——

霍桑插口道:“你不是睡在樓上的嗎?”

伊的眼光又回到地板上面,低聲答道:“我并不是每夜睡在樓上的。”

“但我們剛才瞧見你的那條黑绔紗的褲子還在你主人的床上。”

“昨夜里他和我哥哥吵過以后,他叫我陪在樓上的。”

“吳媽睡在什么地方呢?”

“伊本來睡在他的后房。當兩個月以前,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18 13
未閱讀完?加入書簽已便下次繼續閱讀!
溫馨提示: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積分和經驗獎勵哦!

排列五进5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