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請嘗試鼠標右鍵“刷新”本網頁!閱讀過程發現任何錯誤請告訴我們,謝謝!! 報告錯誤
狗狗書籍 返回本書目錄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進入書吧 加入書簽

催命符-第24章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未閱讀完?加入書簽已便下次繼續閱讀!




“唉!唉!——這個——一這個我倒不清楚了。那么,現在官廳方面難道竟因此疑心伊嗎?

“并不如此,伊現在已經說明白了。

老人把兩手緊握著那醬色被的邊,帶著驚恐的聲調問道:“唉,唉!伊說些什么?伊不會——”

霍桑仍帶著笑容,接嘴道:“甘先生,你為什么這樣子著急?你是不是為令愛擔憂?

他吞吐著道:“是——是——我只有伊一個女兒!

“那么,我可以給你保證,伊決不會有什么危險。我想你對于自身問題,倒應得特別保重些才是。

“我——我嗎?——一先生可是說我的感冒?那不妨事。”

霍桑的眼光漸漸地嚴冷了。他瞧著老人的臉,說道:“我倒很替你擔憂。我想你也許受了些內傷吧?”

老人的臉色變異了,越發枯黃了些,他的嘴唇有些兒顫動,卻呆住了說不出話。

霍桑又說道:“甘先生,我很替你不平,那無賴莫長根竟敢動手。那簡直太放肆了!你雖寬宏大量,并不和他計較,我們卻定意要懲戒他一下!

東坪緊皺著雙眉,期期然答道:“唉,霍先生,你——你已知道了昨夜的一回事?”

“正是,不過我不知道他為著什么事竟敢向你頂撞,甚至動蠻。甘先生,你可能告訴我嗎?”

老人低倒了頭,兩只手放了被頭的邊,忽拿著被面上的報紙亂翻。他瞧瞧里床,又瞧瞧他手中的報紙。他仿佛微微一震,他的右手忽暗暗地向里床摸索。

一會,他才勉強答道。“他——他來預借他妹妹的工錢,我不答應,他竟蠻不講理地鬧起來。”

霍桑又現出些笑容,不過冷淡沒有歡意。他忽仰著身子從睡椅上站起來。他一邊答道:“借工資?我怕不見得這樣子簡單吧?我知道長根已經失業好久,如果有什么可以敲詐的機會,他一定不肯放過。”他忽而把身子向前一撲,突然湊到床邊,他的右手很敏捷地伸到里床,抓著了什么黑色的東西。他把那黑東西拉開了瞧瞧,又笑著說道:“唉!這是一條支色绔紗的褲子——是大腳管的女褲。這不是莫大姐的嗎?

老人忽把兩只手掩住了他的臉,連連搖著頭,從被窩里露出來的上半身,也有些發抖。他的鼻子里發出哼哼之聲,又像嘆息,又像在呻吟。這像是一種沒地洞可鉆的窘態,我真不能夠仔細描寫。隔了一會,他仍低著頭,捧住了臉,嗚嗚咽咽地說話。

“霍先生,我真慚愧!像我這樣的年齡,還——還干出這種事來,說出來真是丟臉!其實我因著一個人冷清清地沒人服侍,這女子倒能體貼我的意思,因此我才靠伊伴伴熱鬧。但伊的哥哥便借著這個題目,時常來纏擾不清。霍先生,你所說的敲詐,的確是不錯的。不過這種事說到外面去,會使我沒有面目見人。霍先生,你總得包涵吧?

我才明白昨夜莫長根到這兒來吵鬧的事,原因是為著這一種曖昧勾當。這秘密勾當分明是另一件事,和甘汀蓀的兇案并無關系。那么,霍桑雖在無意中揭破了老人的隱私,但對于兇案既然沒有進展,他的預料不是又錯誤了嗎?我瞧甘東坪的手仍按在臉上,他的下頷幾乎接觸他的胸口。霍桑卻露著不自然的微笑,默默地瞧著東評,顯出一種鄙視的神氣。我覺得這相持的局勢非常難堪,但也沒有解圍的方法。幸虧這當兒樓梯上有腳步聲音,汪銀林來了。

十五、以太的副作用

霍桑乘勢回轉身子,走到中間里去迎候銀林,我也起身踉著。汪銀林的臉上顯著很高興的神氣。他在那只臨時安排的單人榻前站住,用手指了一指,向霍桑說道。

“那高駿卿就睡在這榻上的。昨天早晨汀蓀的臥室中有什么聲響。他當真聽得出。他的話似乎可信。”

霍桑問道:“高駿卿說些什么?

汪銀林答道,“他說昨天清早聽得隔室中的床墊震動聲音,仿佛有人在床上掙扎。那時候天還沒有亮足。他又在將醒未醒的當兒,沒有聽清楚這聲音究竟是在東次間里還是在西次間里。接著,他又重新入夢,故而他不知道這聲音的來源和結果。但你昨夜里曾假定華濟民先到樓上去,這一點似乎相合。不過想到了莫大姐的話,又不合符了。伊說當伊送臉水上樓時.還瞧見汀蓀……”

霍桑忽搖搖手阻止他道:“那是假話!伊沒有送臉水上來。

“假話?

“是的,麗云的證實也同樣是虛偽的,目的在袒護莫大姐。我也受了伊的欺騙,直到半點鐘前方才覺悟!喂,你進來時可曾看見莫大姐在樓下?

汪銀林搖頭道:“沒有。那老婆子說,伊還沒有回來.你不是叫我來拘捕伊嗎?

霍桑點點頭道:“正是、我想伊一定走不掉。你姑且到里面去坐坐。

霍桑又首先走進甘東坪的臥室里去,我和汪銀林也挨次而進。這時那老人筆直地坐在床上,兩只手不再掩在臉部,卻交握著放在那條醬色棉綢被上。他好像在偷聽汪銀林的談話。

霍桑一直走到床前,一邊說道:“甘先生,我想你有些寒熱吧?我來給你診一診脈。”他不等老人的許可,突然伸出兩手,抓住了老人的右手。老人驚惶似地要想抵抗,但當然沒有效果。因為霍桑練過拳術.握力很強,這時他又用足全力,拉住了老人的右手,老人就沒法動彈。

他作驚喜聲道:“這手背上果真有手指爪的傷痕!我昨天瞧驗阿三的手指時、本要找尋這樣的爪痕,卻不料在你的手上!

老人紅漲了臉,期期然答道:“這——這是昨夜里抓傷的。

霍桑放了老人的手,冷冷地說道:“你記錯了吧?我想昨天早晨,你手上就有了這個傷痕,不過你的那件黑線春棉袍子的袖子很長,把這傷痕蓋住了。”

那老人張大了兩眼,大聲道:“不是,那是莫長根抓傷我的。

霍桑坐到睡椅上,把背心安適地靠著。我和汪銀林也照樣坐下。

霍桑仍婉聲說:“甘先生,我想你不必再掩飾了。這爪痕明明是你的嗣子汀蓀和你掙扎的成績。這回事此刻我們已完全知道,你不如爽快些說一個明白。

老人的眼球幾乎突出到眶外,面頰上卻已沒有血色,他的兩只鷹爪似的手,不住地發抖。

“什么?你可是說汀蓀是我謀殺的嗎?

“那還有什么疑問?不過謀殺的字樣,你自己似乎下得太重些啦。你盡可以依憑著舊禮教的口氣,說是你執行家法,處死了一個不肖子得啦!

“胡說!我——我為什么干這種事?你——一你不要信口亂說!

我覺得老人抗辯的語聲已微弱無力,更沒有撐持的勇氣,顯見他心中早已懾服,他的話只是口頭上應有的答辯。但這老人竟是兇手,完全出乎汪銀林的意外。他坐直了身子,驚詫的眼光,幾乎在老人和霍桑二人的臉上瞧來瞧去。

霍桑用兩手抱住了他的右膝,又輕描淡寫地答道:“為什么?這個你自己總可以回答的啊!……你一時不能列舉出來嗎?好,你如果不嫌冒昧,我也可以代替你舉出幾項動機。

“第一,汀蓀是個浪費的人,他既沒有職業,又喜歡跑狗賽馬一類的賭博,因此,在外面已欠了不少債。這是你第一點對于他的不滿。第二,你和莫大姐的私通,他也許曾表示反對,因為他的頭腦很舊,性情又固執偏激,這也是容易結怨的一因。第三,他將你女兒的戀史搬弄了嘴舌,格家便提議退婚。這事你認為奇恥大辱,便更痛恨汀蓀的多嘴。其實你自己可以自由地結識莫大姐,對于你女兒的舉動卻做看有辱門庭,這真合得上“只許州官放火,不準百姓點燈”的老話啦!除了這三點以外,你還有一種動機,或許汀蓀曾向你要求析屋分居。分居或許是你愿意的,但他的分產的要求,數目或者過大,你卻不能同意,因此你便想索性斬草除根。不過這第四點完全出于我的猜想,還沒法證實,實在不實在,那只能請你自己糾正一下了。

甘東坪的面色枯黃中泛白,好像敷上了一層白蠟。他的眼睛里露出兇光,他的兩手忽張忽握,他仿佛要想揭開了那條醬色棉被跳下床來,但他終于仍坐著不動。

他顫聲說道:“唉!你真是含血噴人!我昨天一早到湖心亭去的,你盡可以去打聽。汀蓀死時,我還在湖心亭著棋。你怎么能憑空說我行兇?

霍桑仍點點頭。“不錯。不錯,昨天你當真是七點一刻到湖心亭去,直到后來那桂生去報告,你方才回來。不過汀蓀的死,并不是在八點九點之間,卻是在昨天清晨七點以前。這就是唯一的差點。你如果要我更說得明白些,那我可以說,你昨天一清早起來,處死了訂蓀,方才到湖心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18 13
未閱讀完?加入書簽已便下次繼續閱讀!
溫馨提示: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積分和經驗獎勵哦!

排列五进5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