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請嘗試鼠標右鍵“刷新”本網頁!閱讀過程發現任何錯誤請告訴我們,謝謝!! 報告錯誤
狗狗書籍 返回本書目錄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進入書吧 加入書簽

百年孤獨-第6章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未閱讀完?加入書簽已便下次繼續閱讀!



親櫻粗沼諫鋁艘桓齠櫻ざ硤甯韃客耆揮猩蟮惱髯礎R蛩胖祝派系木猜穌偷孟竽宜頻模話氳穆煩蹋疾壞貌惶稍諏礁瞿腥頌ё諾牡<萇廈妗:⒆用潛雀改父菀茲淌薌枘牙Э啵譴蟛糠質奔潿枷時幕釤」苧閃窖凵釹藎親穎癖竦摹S幸惶煸緋浚詡負趿僥甑牧骼艘院螅淺閃說諞慌醇攪胛髕碌娜恕4釉莆碚詒蔚納攪肷希峭艘黃恿髯鶯岬牧衫卮鄙斕教轂叩木藪笳釉蟆?墑撬鞘賈彰揮械醬錆1摺T謖釉蟮乩锪骼肆思父鱸攏飛廈揮杏黽桓鋈耍幸惶煲雇恚薔馱諞惶醵嗍暮影渡顯飫锏暮鈾芟竽痰囊禾宀AА6嗄暌院螅詰詼喂謖秸逼冢呂琢蕩蛩閶耪馓趼廢咄蝗徽劑熗邪擄⒉歟墑橇煲院笏琶靼祝拇蛩憒看饈欠⒎琛H歡秦餐砩希諍穎咴院螅蓋椎穆冒槊撬淙緩芟笥齙醬笆碌娜耍鍬猛舊纖塹娜聳齠嗔耍蠡鋃甲急富畹嚼希ㄕ庖壞闥親齙攪耍R估錚簟ぐⅰげ級韉傺親雋爍雒危厴戲路鶇A⑵鷚蛔饒值某鞘校課蕕那獎詼加鎂вǘ崮康耐該韃牧掀齔傘K蛺饈鞘裁闖鞘校降幕卮鶚且桓瞿吧摹⒑廖摶庖宓拿鄭墑欽飧雒衷諉衛鍶匆斐O熗煉郝砜錐唷R釗眨透嫠咦約旱娜耍薔哉也壞膠A恕K寫蠡鋃車故髂荊諍穎咦盍顧牡胤嬌僖豢榭盞兀誑盞厴轄ㄆ鵒艘蛔遄?br /> 在看見冰塊之前,霍·阿·布恩蒂亞始終猜不破自己夢見的玻璃房子。后來,他以為自己理解了這個夢境的深刻意義。他認為,不久的將來,他們就能用水這樣的普通材料大規模地制作冰磚,來給全村建筑新的房子。當時,馬孔多好象一個赤熱的火爐,門閂和窗子的鉸鏈都熱得變了形;用冰磚修蓋房子,馬孔多就會變成一座永遠涼爽的市鎮了。如果霍·阿·布恩蒂亞沒有堅持建立冰廠的打算,只是因為他當時全神貫注地教育兩個兒子,特別是奧雷連諾,這孩子一開始就對煉金術表現了罕見的才能。試驗室里的工作又緊張起來。現在,父子倆已經沒有被新奇事物引起的那種激動心情,只是平平靜靜地反復閱讀梅爾加德斯的筆記,持久而耐心地努力,試圖從粘在鍋底的一大塊東西里面把烏蘇娜的金子分離出來。大兒子霍·阿卡蒂奧幾乎不參加這個工作。當父親身心都沉湎于熔鐵爐旁的工作時,這個身材過早超過年歲的任性的頭生子,已經成了一個魁梧的青年。他的嗓音變粗了·臉頰和下巴都長出了茸毛。有一天晚上,他正在臥室里脫衣睡覺,烏蘇娜走了進來,竟然產生了羞澀和憐恤的混合感覺,因為除了丈夫,她看見赤身露體的第一個男人就是兒子,而且兒子生理上顯得反常,甚至使她嚇了一跳。已經懷著第三個孩子的烏蘇娜,重新感到了以前作新娘時的那種恐懼。
那時,有個女人常來布恩蒂亞家里,幫助烏蘇娜做些家務。這個女人愉快、熱情、嘴尖,會用紙牌占卜。烏蘇娜跟這女人談了談自己的憂慮。她覺得孩子的發育是不勻稱的,就象她的親戚長了條豬尾巴。女人止不住地放聲大笑,笑聲響徹了整座屋子,仿佛水晶玻璃鈴鐺。“恰恰相反,”她說。“他會有福氣的。”
“過了幾天,為了證明自己的預言準確,她帶來一副紙牌,把自己和霍·阿卡蒂奧鎖在廚房旁邊的庫房里。她不慌不忙地在一張舊的木工臺上擺開紙牌,口中念念有詞;這時,年輕人佇立一旁,與其說對這套把戲感到興趣,不如說覺得厭倦。忽然,占卜的女人伸手摸了他一下。“我的天!”她真正吃驚地叫了一聲,就再也說不出什么話了。
霍·阿卡蒂奧感到,他的骨頭變得象海綿一樣酥軟,感到困乏和恐懼,好不容易才忍住淚水。女人一點也沒有激勵他。可他整夜都在找她,整夜都覺到她腋下發出的氣味:這種氣味仿佛滲進了他的軀體。他希望時時刻刻跟她在一起,希望她成為他的母親,希望他和她永遠也不走出庫房,希望她向他說:“我的天!”重新摸他,重新說:“我的天!”有一日,他再也忍受不了這種煩惱了,就到她的家里去。這次訪問是禮節性的,也是莫名其妙的……在整個訪問中,霍·阿卡蒂奧一次也沒開口。此刻他不需要她了。他覺得,她完全不象她的氣味在他心中幻化的形象,仿佛這根本不是她.而是另一個人。他喝完咖啡,就十分沮喪地回家。夜里,他翻來覆去睡不著覺,又感到極度的難受,可他此刻渴望的不是跟他一起在庫房里的那個女人,而是下午坐在他面前的那個女人了。
過了幾天,女人忽然把霍·阿卡蒂奧帶到了她的家中,并且借口教他一種紙牌戲法,從她跟母親坐在一起的房間里,把他領進一間臥窄。在這兒,她那么放肆地摸他,使得他渾身不住地戰栗,但他感到的是恐懼,而不是快樂。隨后,她叫他夜間再未。霍·阿卡蒂奧口頭答應,心里卻希望盡快擺脫她,……他知道自己天不能來的。然而夜間,躺在熱烘烘的被窩里,他覺得自己應當去她那兒,即使自己不能這么干。他在黑暗中摸著穿上衣服,聽到弟弟平靜的呼吸聲、隔壁房間里父親的產咳聲、院子里母雞的咯咯聲、蚊子的嗡嗡聲、自己的心臟跳動聲……世界上這些亂七八糟的聲音以前是不曾引起他的注意的,然后,他走到沉入夢鄉的街上。他滿心希望房門是門上的,而下只是掩上的(她曾這樣告訴過他)。擔它井沒有閂上。他用指尖一推房門,鉸鏈就清晰地發出悲鳴,這種悲鳴在他心中引起的是冰涼的回響。他盡量不弄出響聲,側著身子走進房里,馬上感覺到了那種氣味,霍·阿卡蒂奧還在第一個房間里,女人的三個弟弟通常是懸起吊床過夜的;這些吊床在什么地方,他并不知道,在黑暗中也辨別不清,因此,他只得摸索著走到臥室門前,把門推開,找準方向,免得弄錯床鋪。他往前摸過去,立即撞上了一張吊床的床頭,這個吊床低得出乎他的預料。一個正在乎靜地打鼾的人,夢中翻了個身,聲音有點悲觀他說了句夢話:“那是星期三。”當霍·阿卡蒂奧推開臥室門的時候,他無法制止房門擦過凹凸不平的地面。他處在一團漆黑中,既苦惱又慌亂,明白自己終于迷失了方向。睡在這個狹窄房間里的,是母親、她的第二個女兒和丈夫、兩個孩子和另一個女人,這個女人顯然不是等他的。他可以憑氣味找到,然而到處都是氣味,那么細微又那么明顯的氣味,就象現在經常留在他身上的那種氣味。霍·阿卡蒂奧呆然不動地站了好久,驚駭地問了問自己,怎會陷入這個束手無策的境地,忽然有一只伸開指頭的手在黑暗中摸索,碰到了他的面孔,他并不覺得奇怪,因為他下意識地正在等著別人摸他。他把自己交給了這只手,他在精疲力盡的狀態中讓它把他拉到看不見的床鋪跟前;在這兒,有人脫掉了他的衣服,把他象一袋土豆似的舉了起來,在一片漆黑里把他翻來覆去;在黑暗中,他的雙手無用了,這兒不再聞女人的氣味,只有阿莫尼亞的氣味,他力圖回憶她的面孔,他的眼前卻恍惚浮現出烏蘇娜的而孔;他模糊地覺得,他正在做他早就想做的事兒,盡倚他決不認為他能做這種事兒,他自己并不知道這該怎么做,并不知道雙手放在哪兒,雙腳放在哪兒,并不知道這是誰的腦袋、誰的腿;他覺得自己再也不能繼續下去了,他渴望逃走,又渴望永遠留在這種極度的寂靜中,留在這種可怕的孤獨中。
這個女人叫做皮拉·苔列娜。按照父母的意愿,她參加過最終建立馬孔多村的長征。父母想讓自己的女兒跟一個男人分開,她十四歲時,那人就使她失去了貞操,她滿二十二歲時,他還繼續跟她生在一起,可是怎么也拿不定使婚姻合法化的主意,因為他不是她本村的人。他發誓說,他要跟隨她到夭涯海角,但要等他把自己的事情搞好以后;從那時起,她就一直等著他,已經失去了相見的希望,盡管紙牌經常向她預示,將有各式各樣的男人來找她,高的和矮的、金發和黑發的;有的從陸上來,有的從海上來,有的過三天來,有的過三月來,有的過三年來。等呀盼呀,她的大腿已經失去了勁頭,胸脯已經失去了彈性,她已疏遠了男人的愛撫,可是心里還很狂熱。現在,霍·阿卡蒂奧對新穎而奇異的玩耍入了迷,每天夜里都到迷宮式的房間里來找她。有一回,他發現房門是閂上的,就篤篤地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12 9
未閱讀完?加入書簽已便下次繼續閱讀!
溫馨提示: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積分和經驗獎勵哦!

排列五进5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