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請嘗試鼠標右鍵“刷新”本網頁!閱讀過程發現任何錯誤請告訴我們,謝謝!! 報告錯誤
狗狗書籍 返回本書目錄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進入書吧 加入書簽

性愛之旅-第98章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未閱讀完?加入書簽已便下次繼續閱讀!



ò醋約旱囊庠賦綈萆系邸⒉渭友【佟⒅貧┳苑⒌姆桑梢宰鱟約涸敢庾齙氖隆?br /> 理論上,一切都是理想的、合理的、公平的。非洲依然黑暗,白人在這塊土地上剛剛開始用《圣經》和利劍恩威并重地教化它,然而,有個叫克萊奧的女人正按照某種奇特而神秘的協定在毗鄰教堂的一所昏暗的房子里表演淫穢下流的舞蹈。她要是在大街上這么跳,定會鐺入獄;若在私人家中這么跳,就會被強奸和碎尸;若在學校課堂上這么跳,定會掀起一場革命。她的舞蹈違反了美利堅合眾國的憲法。這種舞蹈原始、簡單、淫穢,只會激起和點燃飲食男女的最低極的情欲。它只有一個顯而易見的目的……為明斯基兄弟增加票房收入。它的確做到了這一點。得啦,別再想這事了,否則你就得發瘋。
可是我禁不住地還在想……我看到一個人體模型在一只慧眼的色迷迷的注視下變得有血有肉,生動起來。我看到她耗盡了世界第二大城市中所謂的文明觀眾的感情。他們的肉體、思想、感情、淫蕩的夢和欲望都在她身上表現得活靈活現;在此過程中,她截了他們的下肢,把他們變成了鐵絲支撐的半身標本。我懷疑她甚至摘取了他們的性器官,因為他們倘若還是男男女女的話,何以就那么無動于衷地坐著呢?
我把這整個爐火純青的表演看做一種降神會,一次靈巧絕妙的心靈轉移。我懷疑自己是否真的置身于劇場。除了那種性的暗示力以外,我不相信一切。如果說我們置身于長崎的一個出售性具的集市上,并且坐在暗處,手里拿著橡膠做的性器具在瘋狂地手淫,那我絕無半點兒疑心。我會相信我們身陷囹囫,周圍都是冥冥世界的云煙,眼前所浮現出的一切都是來自痛苦和磨難的現象世界的幻影。我會相信我們都被拴著脖子懸掛著,捕捉機一彈起來,腦脊髓神經便在一剎那中折斷,這就引起最后一次十分劇烈的叫喊聲。我絕不相信我們能生活在有七八百萬之眾的大都市里:這里一切自由平等,人人有教養懂禮貌,大家都為人類生存、自由和幸福而奮斗終身。總之,我發現自己很難相信我第三次地把這一天奉獻給圣潔的婚姻,懷疑我們作為夫婦坐在黑暗中肩并肩地坐著,也不敢相信我們正以激動的心情慶祝著春天的儀式。
我發覺這一切非常難以置信,有些場面完全是對智慧法則的蔑視。有時候,八百萬之眾的荒謬結合倒能哺育出極端瘋狂的片片花瓣。馬奎斯·薩德心靜如水,泰然自若,撒切爾·馬佐奇是個靜如處子的人杰,而連殺六個老婆的藍胡子卻是個溫柔如鴿的和平使者。
在聚光燈這冷冰冰的照射下,克萊奧越發顯得光亮照人。她的肚皮變成一片波濤洶涌的大海,耀眼奪目的深紅色肚臍顫動得如同氣喘吁吁的大嘴。她將腹下的片片花瓣拋向樂池。這時樂池里時而傳來轟鳴的管樂,時而傳來單調的鼓聲,這兩種聲音輪流演奏。她的血管中流淌著手淫狂的血液,乳頭上那紫青色的動脈管向四周擴散、伸延,嘴巴像紅紅的烙鐵閃著光,好似猛獸的一排利齒撕咬下的一條傷口。她的胳膊舞動得如眼鏡蛇,雙腿仿佛由漆皮做成。她的面孔潔白似象牙,表情就像尤卡坦的赤褐色的魔鬼,沒有一點兒變化。烏合之眾的強烈的欲望侵襲著她,那種饑餓的模糊不清的節奏感也漸漸地明朗起來。像是從地球那火焰一般的表面上攫取來的一輪明月,她只好吐出一片片浸透著血液的肉。她就像新近在戰場上被打斷四肢的受害者夢中所遐想的,不用腿也能走動。她靠著想像中被截掉但還未愈合的斷肢蠕動著,發出一陣陣無聲的痛苦呻吟。
高潮慢慢到來了,這就像一位痛苦的老頭流出的最后幾滴血。在這八百萬人的城市里,她孤苦伶仃,無依無靠,為社會所不容。她在為這甚至能使死尸復活的性激情的表演做最后的沖刺。城市元老們保護著她,明斯基兄弟祝福著她。這兩個具有遠見卓識的小伙子從平斯基旅行來到明斯基這個城市,并在這兒把一切都計劃得非常周到。結果他們夢想成真,在緊挨天主教堂的地方經營了一個美麗迷人的“冬日花園”。包括廁所里的那位白發老媽媽,一切都按計劃進行著。
最后的幾次狂舞……為何一切都如此寂靜呢?黑色的花瓣在滴著濃濃的液汁。有個名叫西爾弗伯格的男子在吻一匹母馬的牝處,而另一個名叫維多利奧的家伙正在奸淫一只母羊。一位無名女人剝下花生殼,把它們塞進了兩腿間。
與此同時,幾乎是同一分鐘,在阿斯特飯店前的第三級臺階上,站著一個皮膚黝黑、油頭粉面的家伙。他身著漂亮的夏裝,系一條連這套夏裝都配不上的金燦燦的領帶,扣眼里插著一朵白色石竹花。他把身子輕輕地倚靠在竹拐杖上,每天這個時候他都要拄著這根拐杖散步。
他叫奧斯曼利,這名字一聽就知道是瞎編的。他口袋里有一卷十、二十、五十元的美鈔。他的前胸口袋里故意露出一截絲手帕,散發出昂貴的花露水的香氣。他精神飽滿得像朵雛菊,衣冠楚楚,神態自若,有一種天下舍我其誰的氣度。看來他是個真正的標準男子漢。若憑衣貌取人,誰也不會懷疑到他受雇于某個宗教集團。他生活的惟一使命就是施放毒氣,散布謠言,惡語中傷;他以此為樂,睡得安穩,活得自在。
明天中午,他就會跑到聯邦廣場那個老地方,在美國國旗的保佑下登上一個臨時演說臺開始演講。他扯起一副沙啞的公雞嗓子大喊大叫,嘴唇上淌著唾沫,鼻孔氣得發抖。他的皮囊里裝著人們為抵制共產主義的引誘而編造的每一條論據,一旦需要,他就像街頭耍魔術的,把它們從帽子里抽出來。他去那兒不僅僅是與人爭個高低,也不僅僅是拋撒毒藥,惡意誹謗,而是能更好地挑起禍端:他要引起暴亂,招來警察,然后再到法庭上控告無知的人們襲擊了星條旗。
等他把聯邦廣場攪得不可收拾時,就跑到波士頓、普羅維登斯以及其他美國城市。他總是圍著美國國旗,到哪兒都受到訓練有素的水火相克的煽動分子的包圍,而且總能在教會的羽翼下躲風避雨。這個人的來歷誰也搞不清楚,他頻頻更名換姓,一次又一次地為各種青紅皂白的黨派組織效犬馬之勞。他沒有國籍,沒有準則,缺乏信仰,毫無顧忌,是魔鬼撒旦的奴仆,是走狗、密探、背信棄義者和賣國求榮者。他最擅長攪亂人們的思想,是陰謀集團的行家里手。
他沒有知己,沒有情婦,也沒有任何親屬。他來無蹤去無影,一條無形的繩子把他與所服侍的主子聯在一起。一站在臨時演說臺上,他就像魔鬼附身一樣胡言亂語,大放厥詞。每天晚上,他都要在阿斯特飯店的臺階上站立一會兒,好像是在俯瞰著蕓蕓眾生,又好像有點兒憂心忡忡,心不在焉,顯出一副沉著冷靜、溫爾文雅和漠然置之的神態。他剛洗過澡,按摩了全身,指甲修剪得整整齊齊,皮鞋刷得油光錚亮;他痛痛快快地睡了一小會兒,接著在只為食品鑒賞家提供佳肴的一家安靜時髦的飯店享受了一頓十分豐盛的美餐。為了消化肚中的美食,他常在公園里走上幾圈。他以聰慧、欣賞的目光環顧四周,感覺到了情欲的誘惑,也感受到了天地的美麗。他愛好音樂,喜歡花草,博覽群書,周游四方,腳踏著人類的罪惡時也常常沉思冥想。他喜歡詞藻的風韻情調,常常把它們在舌頭上卷來繞去,仿佛在嚼一口精美的食物。他知道自己可以隨心所欲地玩弄人類于股掌之中,可以激起他們的感情,煽動他們的欲望,然后再把他們踩在腳下;然而,正是這種能力使得他蔑視、唾棄、嘲弄自己的同類。
他現在站在阿斯特飯店前的臺階上,儼然一位花花公子、浪蕩少年和紈绔子弟。他若有所思地注視著人們的頭頂,面對著這泡泡糖似的街燈,無業游民,幽靈般的馬具的叮當聲以及行人眼中那心不在焉、精神分裂的表情,他心如死灰,沒有絲毫的觸動。他是天馬行空的自我,不受任何信仰和準則的支配。他能夠買下所需要的一切以維持他的幻覺:他什么都不缺,誰也不需要。看來,今天晚上他比任何時候都要自由,都要超脫。
他也承認自己就像一部俄國小說中的某個人物,迷迷糊糊地想知道自己為何竟沉浸在這種情緒中。他意識到自己剛剛打消了自殺的念頭;發現自己過去一直抱有這種思想時還確實有點兒吃驚。他過去一直在同自己做思想斗爭;現在回想起來,才發覺那是一場曠日持久的爭辯。最讓他苦惱?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16 12
未閱讀完?加入書簽已便下次繼續閱讀!
溫馨提示: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積分和經驗獎勵哦!

排列五进5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