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請嘗試鼠標右鍵“刷新”本網頁!閱讀過程發現任何錯誤請告訴我們,謝謝!! 報告錯誤
狗狗書籍 返回本書目錄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進入書吧 加入書簽

性愛之旅-第97章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未閱讀完?加入書簽已便下次繼續閱讀!



帷幕升起時,從麗鶯屯大街來的埃及美女開始做表演前的準備動作。她們在臺上到處撲騰雀躍,就像剛剛脫鉤的比目魚。一位細瘦細瘦的柔體演員在表演原地旋轉,然后像跳水一樣做了個前彎身,又做了幾個向后翻的筋斗,最后想吻自己的屁股。音樂變得傷感起來,節奏變幻無窮,但毫無進展。觀眾們快沉不住氣了。就在一切快要轟然倒塌之時,活蹦亂跳的姑娘們退到幕后了,那位柔體演員也站起身來,像個麻風病人似的一瘸一拐地隱去了。
接著出來一對動作極不協調的小丑,裝扮成風月場中的好色之徒進行表演。后幕徐徐落下,他們站在伊爾庫茨克城市的大街中央,其中一個人急需女人安慰,他的舌頭伸得很長。另一個是鑒定馬肉的行家,他有個小小的法寶,是類似芝麻開門的秘訣;他要以964美元32分的價格賣給他的朋友,最后以1.5美元的讓價成交。真是皆大歡喜。有個女人從這條街上走過,她是從第一大街來的。買下法寶的那個人用法語與她交談,而她用某種世界語作答。他刺激了她的情欲,使得她伸出雙臂抱住了他。這一動作變化了92種花樣,上周就是如此,上上周也是如此……其實,這可以追溯到鮑伯·菲茨西蒙的時代。帷幕降落,一位英俊的青年男子手持話筒從舞臺一側走出來,淺吟低唱一首羅曼蒂克的柔情小曲,大意是一架飛機向住在加利多利亞的情人送信。
這時,比目魚們又出場了,這次扮演的卻是美國西南部的那伐鶴人。她們繞著電子篝火轉圈兒。音樂從“小不點兒”換成了“克什米爾人”,然后又變成了“臉上的雨滴”。有個拉脫維亞姑娘頭發上插著一枚羽毛站在那里,像海華沙眺望著日落時的大地。她踮起腳尖一直聽著小賓·克勞斯比吟完由赫絲特大街的一位牛仔寫的具有愛斯基摩民間風格的十四節四行詩。接著一聲槍響,歌舞演員們頓時興高采烈,隨即展開了美國國旗,那位柔體演員一個筋斗翻過了碉堡,海華沙跳起了西班牙舞,樂隊也瘋狂起來。燈光熄滅,那位從廁所出來的白發蒼蒼的母親正站在電椅旁,眼睜睜地看著兒子被燒死。這個令人撕心裂肺的場面是在用假聲演唱的“金錢中的銀線線”的歌聲中進行的。被判決的受害者是一個小丑,一會兒就會端著尿盆出來,他將給女主角量尺寸做一件浴衣。她很禮貌地彎下腰,伸展開屁股讓他量得不差半分毫。爾后,她將成為瘋人院的護士,手持裝滿水的注射器,射進他的褲襠。接著出來兩位衣著隨便的女主角,坐在豪華舒服的房間,翹首等待著男朋友的來訪。男朋友們來了,不一會兒,他們便開始脫褲子。突然,她們的丈夫回來了,這幾個男孩子像跛腿的麻雀一樣穿著內衣四處躲藏。
一切都進行得很準時,到十點二十三分,克萊奧準備她的第二次也就是最后一場演出了。根據合同條款,她只有八分鐘的演出,然后就站在舞臺一側呆上十二分鐘,再與其他演員共演最后一幕。這十二分鐘搞得她非常惱火,這寶貴的十二分鐘就完全浪費了,她甚至不能換衣服;當帷幕降落時,她必須盛裝出場,朝觀眾扭上幾下子就算謝幕了。她真是怒火中燒!
十點二十二分半了!音樂開始減弱,鼓手敲著2/4拍的悶聲鼓,這預示著有人要粉墨登場了。除了出口處,所有的燈光一同熄滅,聚光燈對準了舞臺的一側。十點二十三分,光圈中先出現了一只手,接著是一只胳膊,然后露出一只乳房。身體出現之后才顯露出頭部,就像神光跟隨著圣徒一樣。她的腦袋用細刨花包著,眼睛上面覆著幾片白菜葉子,她的動作猶如海膽正在與美洲鰻激烈地搏斗。她那大嘴一樣的深紅色肚臍上畫著一位使用聾啞符號進行腹語表演的電報收發員。
只有克萊奧像敲鼓點一樣瘋狂地搖擺扭動自己的腰身時,全場的觀眾才會歡呼雀躍、高潮迭起。不過,在此之前,她卻扭著水蛇腰繞著舞臺旋轉,悠閑自在得催人入眠。腰間佩帶的作響的珠簾兒掩著一雙柔軟白嫩的大腿。粉紅色的乳頭在透明的薄紗下面時隱時現。她身子酥軟,溫情脈脈,如癡如醉,就像一個頭頂草發的水母在碧波蕩漾的湖中起伏跳躍。
當她把叮當作響的罩衣扔到地板上時,音樂忽而是喧囂的管樂,忽而是單調的鼓聲,變幻無窮。
現在我們所看到的是非洲最黑暗的心臟地帶,烏班吉河從這里流過。兩條蛇纏繞在一起進行殊死搏斗。大的是條蟒,小的大約十二英尺長,有毒。那大蟒的嘴已接近它的頭部時,它的毒牙還在撕咬,一直掙扎到最后一息。接下來便是大蟒在陰涼處歇息著,為的是把肚里的小蛇充分地消化掉。這場奇異悄然的搏殺不是出于仇恨,而是源于饑餓。非洲是個富饒的大陸,但饑餓卻橫行無忌、肆虐有加。鬣狗和禿鷹是這里的獨裁者。一塊死寂陰冷的土地上,時而發出狂怒的咆哮和痛苦的哀叫,一切都被生吞活剝。
如此豐富的生命刺激了死亡的胃口。這里沒有仇恨,只有饑餓,富饒中的饑餓。死神驟然降臨,誰若失去了戰斗力,誰就會被馬上吞噬。饑腸轆轆的小魚會吞掉一個巨獸,頃刻之間就把他變成了一具骷髏。血液像水一樣被喝光,皮毛也很快被瓜分一空。爪子和利齒做成了武器和貨幣,物盡其用,沒有丁點兒浪費。在令人毛骨悚然的咆哮和尖叫聲中,一切都被活活地吃掉了。迅疾而兇猛的死神猶如閃電雷鳴轟擊著樹木與河流。小動物在劫難逃,大動物也遭遇厄運。他們都是可憐的犧牲品!
在無休止的紛爭中,人類王國的殘存者開始翩翩起舞。饑餓是非洲的陽體,舞蹈則是陰體。舞蹈表現了一種次性饑餓,那就是性。饑餓與性好似纏繞在一起進行生死搏斗的兩條蛇,一切無始無終,無首無尾。一個吞并了另一個,以便繁殖第三個:肉體變成了機器。機器自行運轉,沒有任何目的,除非它要生產的越來越多,從而創造的越來越少。大猩猩似乎是一個懂得自我克制的智者。他們居住在森林中,過著離群索居的生活。他們比犀牛和母獅還要可怕,是百獸中的兇煞神。他們發出震耳欲聾的尖叫聲,誰也不敢接近它們。
非洲處處都翩翩起舞,它是統管自然界黑暗勢力的永不休止的故事。精神通過本能發生作用。非洲的舞蹈是非洲要從純粹繁衍生息的混亂狀態中解脫出來的一種嘗試。
在非洲,舞蹈是神圣的、淫穢的,沒有什么個性的感情。當陰莖勃起,而且像香蕉一樣讓人愛不釋手時,這可不是“個人的勃起”,而是部落的勃起。這是“宗教性的勃起”,它所指向的不是一個女人,而是生活在部落中的每一個女性,群體的人進行群體性交。人類通過自己創造的宗教儀式使自己超脫了動物世界;他對性交的摹擬表演說明人類已使自己超脫出純粹的性交行為。
大都市中,專司色情挑逗的舞蹈演員只能獨舞,這是一個非常棘手的問題。法律禁止人們做出響應,也不允許他人加入。除了身體“暗示性”的運動,原始儀式中的一切都已蕩然無存。他們所提示的做愛動作與觀眾個人的理解大相徑庭。對于大多數人來說,或許那只是黑暗中一次不同凡響的性交,更確切地說,是夢中的性交。
但是又是什么法律使得觀眾好像被捆住手腳一般僵硬地呆在座位上呢?是集體無意識的法則使得性生活成為偷偷摸摸的骯臟行為,只有得到教堂的認可才可以享受性的快樂。
在觀看克萊奧表演時,那位只有半截軀干的維也納女孩的形象又映入我腦中。克萊奧不是也像那位生來無腿但很誘人的殘疾一樣被社會完全遺棄了嗎?誰也不敢粗魯地摸弄克內島上的那位無腿美人,也沒人敢襲擊克萊奧。雖然她身體的每一個動作都是基于世俗的性交形式,但卻沒人對她的刺激性行為做出反應。在舞蹈期間觸摸克萊奧將被視為與強暴穿插表演中那位無助的殘疾女孩一樣兇殘可惡。
我想起了女裁縫店里的那個人體模特兒,它曾經是女性魅力的象征。我覺得,在我看到上半截身體下面由鐵絲支撐的空蕩蕩的裙子時,那種給我帶來肉欲快感的形象會怎樣煙消云散呢?
這就是我腦海里的一幕幕畫面。
從理論上來講,我們是一個有著七八百萬人的社會,享有民主化的自由與平等,并為全人類的生存、自由和幸福而奮斗終身。在理論上,我們代表著世界上文明發展到極致的幾乎所有的民族。在理論上,我們有權按自己的意愿崇拜上帝、參加選舉、制訂自發的法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16 12
未閱讀完?加入書簽已便下次繼續閱讀!
溫馨提示: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積分和經驗獎勵哦!

排列五进5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