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請嘗試鼠標右鍵“刷新”本網頁!閱讀過程發現任何錯誤請告訴我們,謝謝!! 報告錯誤
狗狗書籍 返回本書目錄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進入書吧 加入書簽

超齡妻-第4章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未閱讀完?加入書簽已便下次繼續閱讀!



  這兒種植了各種稀有嬌貴、難以覓得的奇花異草,隨便一株看似不起眼的花草樹木,價格都相當于尋常百姓的年所得,只是對于早看慣這些景色的他而言,并不覺有什么特別。
  這世界本是如此,只要有錢,沒有什么是買不到的。
  想到這兒,黑眸微微一黯,腦海里忽地掠過某個纖柔的人影……
  不,還是有些東西,即使他有再多錢都買不到,比如說……一個人的真心。
  他露出自嘲的笑容。
  還以為自己早已看開了啊,可原來那人根本一直在他心上,不曾離去。
  范竣希忽然失去了賞花的興致,轉身準備走回書房,卻被喊住——
  “老爺,方記的老板夫婦在門口求見。”于管家匆匆趕來請示。
  他腳步一頓,好一會兒后才淡聲道:“不見。”
  想也知道那對夫妻是為了什么而來,下個月兩家先前的合作契約便已期滿,但那日見到崔氏對那個人如此刻薄,他便無意再與方記續約。
  畢竟當初會決定和方記茶行合作,不過是看在那人的面子上。
  于管家似乎遲疑了下,還是道:“……小的這就去請他們離開。”
  “還有,這點小事以后就不用來問我了。”又不是什么重要的人。
  于管家偷覷了自家主子一眼,感到無辜。
  還不是因為主子先前對那方記茶行有諸多照顧,他才特地來問一聲的嗎?
  跟了老爺這么多年,他早學會從那張喜怒不形于色的冷臉上,揣摩推測老爺內心的真實想法。雖然不知老爺為何會待方記特別,他卻深信它對老爺而言絕非是普通合作商家,所以他才會破例為他們通報。
  否則他早就直接拒絕了,畢竟與范家合作的商家這么多,若每個小商行的老板都可隨便求見,老爺光見他們時間就都不夠用了,根本沒法做其他事。
  就不知方家夫婦是怎地惹惱老爺,讓老爺連人也不想見。
  不過那也不關他的事了,他的主子又不是他們。因此于管家聽了吩咐只點點頭,轉身準備去趕人。
  “等等。”范竣希突然又開口。
  “老爺還有什么吩咐?”
  “他們有說是來做什么嗎?”
  “呃……”于管家吞了吞口水,“方夫人說想和范爺談樁婚事。”
  “婚事?”他挑眉。
  “對,方夫人只這么說。”于管家不安的等著主子做出冷笑或是生氣之類的表情。
  但出乎他意料的,范竣希思索了片刻,改變主意道:“讓他們進來吧。”
  咦?這……于管家瞪大眼,深深慶幸自己的定力夠,沒被這回應嚇得跳起來。
  “有疑問?”范竣希冷眼掃了過來。
  當然有!不過這話他死也不敢說出口。“咳咳……沒有,小的馬上去。”
  第2章(1)
  分別在即,離情依依。
  戴文翔萬般不舍的看著眼前正對自己殷殷叮囑的女人。
  “你獨自在外凡事千萬小心,該花錢的地方就花,你寒窗苦讀這么多年,就是為了這次的應試,千萬別為了省小錢而出了什么事,那可就得不償失。”蘇絹萍將一個包裹塞進他懷里,“這是我這些年攢下的積蓄,雖然沒多少,但不無小補,你好好收著。”
  “絹萍。”戴文翔感動的握住她的手,“你待我如此,他日我飛黃騰達,必定結草以報,絕不負你。”
  他雖十四歲便中了舉人,但之后辛苦將他獨力拉拔長大的母親亡故,他在家守孝,三年內不能入京應試,亦無法授受官職,而他不愿放棄做學問,仍是日夜苦讀,并未出去找工作糊口。
  可他出身富裕之家,在三年未有收入的情況下,生活自是越來越困頓,平日都是靠著蘇絹萍時不時塞給他的一些碎銀或吃食才撐過來。
  他是讀遍圣賢書的人,日后若能有所成,自不會做那忘恩負義之徒。
  蘇絹萍一笑,輕輕抽回自己的手,盡管相識多年,亦決定嫁他,她還是不習慣與他有較親密的接觸,“就怕你日后見到那些溫柔貌美、知書達禮的官家小姐,便不記得家鄉還有我這個人了。”
  “不會的!”他急切的道,“我心底只有你。”
  蘇絹萍看似害羞的垂頭不語,實際上卻是不敢多看他誠摯的目光,心中隱隱對他升起幾分歉意。
  她這些年待他極好沒錯,可說穿了,她不過是將這些舉動視為一種投資,畢竟戴文翔日后若能有什么成就,對她們姐妹來說也是好事。
  等到嫁他以后,她會努力做個好妻子,盡所能的幫助他,可她知道自己絕不會愛上這男人。
  每次想到自己利用他,要辜負他的情意,她就覺得很抱歉。
  她這么做是不是錯了?并非兩情相悅的婚姻,是無法真正幸福的吧?這樣是不是害了文翔,也害了自己……先前她還笑小梨天真呢,然而如今看來,或許她內心深處也在期盼能嫁給所愛的人。
  “絹萍,那我要走了,你等我……我一定會考上進士回來娶你……”戴文翔不舍的望著她,再三保證道。
  蘇絹萍回神,抑下心中的煩亂,朝他柔柔一笑,“好,我等你。”
  送走戴文翔后,蘇絹萍拖著有些疲憊的身子返回家中。
  昨晚她忙著縫補幾件自己和妹妹的舊衫,幾乎弄到半夜才好,偏偏今天又起了個大早去替戴文翔送行,此刻實在有些累了。
  原想先回房休息一會兒,不料才踏進正廳,就見舅舅和舅媽坐在廳里,一副正等著她的模樣。
  而舅媽的眼神彷佛要吃了她似的。
  “舅舅、舅媽。”她向他們打了個招呼,垂頭匆匆要走。
  “等一下。”崔氏開了口。
  蘇絹萍在心里嘆息,表面上卻未曾流露半分不耐煩,“舅媽找我有什么事?”
  崔氏的眼光在她身上梭巡了一會兒才道:“你今年已經十七,該成親了。”
  她心跳忽地加快,故作鎮定的朝崔氏一笑,“謝謝舅媽的關心,文翔說待他得了功名回來,便會娶我為妻。”
  “得功名?”崔氏冷笑,“就憑那個自以為是神童,不屑外出找活兒干,只靠你接濟的家伙也想得功名?我看你還是別指望了吧。”
  蘇絹萍臉色一變。聽舅媽話中的意思,是要趁著文翔赴京趕考之際,硬逼著她嫁人了?這女人可真會挑時間,文翔前腳才剛走,她立刻便提起婚事,想來是老早便已計劃好了。
  只是自己也籌畫了好幾年,豈能在此刻功虧一簣?
  蘇絹萍深深吸了口氣,“舅媽,我和文翔早就約定好,此生他非我不娶,我非他不嫁。就算這回他落了第,那也沒什么,反正往后還是有機會——”
  “用不著等那微乎其微的機會了。”崔氏不屑的打斷,“我已替你找了門好親事,半個月后你就嫁過去,往后日子肯定過得比嫁給那姓戴的好多了,也省得外頭老說我們方家虧待了你們姐妹倆。”
  “舅媽!”蘇絹萍再也顧不得壓抑情緒,不敢置信的睜大眼,她沒想到崔氏的手腳這么快,“你明知道我和文翔打算成親的。”
  “無父母之命、媒妁之約,什么都是假的。”
  崔氏一句反駁便讓蘇娟萍啞口無言。
  “舅舅,您也是這么想的?”蘇絹萍完全慌了,只能轉頭望向一旁始終沒說話的男人,盼望他替自己說話……
  崔氏從不喜歡她們姐妹,尤其自四年前她中年懷孕生下兒子后,待她們更是刻薄。但舅舅卻還算疼她們,雖然不敢明目張膽的和妻子吵架,卻會私下偷塞東西給她和小梨。
  若崔氏硬要逼她嫁,也只有舅舅能幫得了她了。
  可她沒想到,舅舅卻有幾分心虛的別過頭。“絹萍,你舅媽說的也沒錯啊,不管怎么看,嫁給范竣希這穆國第一富商絕對比嫁給前途未明的戴文翔來的好。”
  “什么?嫁給范竣希?”蘇絹萍徹底愣住了。怎么會忽然扯上那富商?
  “是啊,還是正妻,不是妾呢!”崔氏的語氣頗酸,若她有女兒,肯定急巴巴將自己女兒嫁過去,哪里輪得到蘇絹萍?“能嫁給范爺當妻,可說是飛上枝頭當鳳凰了,我和你舅舅可是千辛萬苦才談成了這樁婚事,結果你這什么態度,寧可守著個窮酸書生,還一副我們要把你賣了的樣子?”
  事實上崔氏對范竣希想娶蘇絹萍為妻的事感到很奇怪,那日她只是死馬當活馬醫,想著范竣希既是為了蘇絹萍而終止與方記的合作,倘若自己以她為籌碼,或許可重新與范家談上生意。
  原本她不過是打著將蘇絹萍送給范竣希討他歡心的主意,若他想納這丫頭當妾,已是她的福氣,卻萬萬沒想到范竣希竟愿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0 0
未閱讀完?加入書簽已便下次繼續閱讀!
溫馨提示: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積分和經驗獎勵哦!

排列五进5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