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請嘗試鼠標右鍵“刷新”本網頁!閱讀過程發現任何錯誤請告訴我們,謝謝!! 報告錯誤
狗狗書籍 返回本書目錄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進入書吧 加入書簽

超齡妻-第24章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未閱讀完?加入書簽已便下次繼續閱讀!



  “原來你還記得。”戴文翔望著她的神情復雜。
  “我怎么會忘記呢?相信令尊令堂在天之靈,若知你有這番成就,必感安慰。”她誠懇的道。
  她一直對他有幾分愧疚。
  戴文翔雖然迂腐了些,但為人正直可靠,待她一直也是真心誠意,反而是自己過去一直在算計人家。
  “既然如此,你為什么……”他話說了一半,再也說不下去。
  “是我對不起你。”盡管他們之間沒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自己過去確實親口許婚在先,之后卻嫁給別人,總是理虧。
  “我知道你不是見利忘義之人,告訴我,你是被迫的吧?”
  “是不是被迫又有什么分別,我終究是嫁給別人,負了你。”她歉疚的道。
  “一定是你那貪得無厭的舅舅和舅媽逼你嫁的,對不對?”
  她苦笑,沒說是也沒說不是,但臉上的表情已說明了答案。
  自己當初嫁給竣希確實是不情愿的,雖然后來她和竣希相愛了,做了真正的相愛夫妻,但那是她幸運,在被逼婚這件事上,她還是對舅舅和舅媽有氣。
  “那對夫妻未免太惡毒了!”戴文翔咬牙切齒的道。
  是啊。可是她只能笑笑,沒法附和。
  “無論如何,我已嫁做人婦,如今你中了探花,想必會有各家姑娘爭著嫁你,你就把我們的約定忘了,娶個好姑娘吧。”她明白戴文翔今日來找自己是想探知自己的心意,而他眼中也仍有深情,但如今她已找到真愛,不能再讓他虛耗心思在自己身上了。
  “那些人只見到我飛黃騰達之際,又有誰知我多年寒窗苦讀背后的辛酸?”戴文翔不屑的道。
  “但那不代表其中沒有真心待你的姑娘,我相信你還是能夠找到比我更好的女子的。”她勸道,朝他點了點頭,“抱歉,府中還有事,我必須先走了。”
  她已讓他花太多情意在自己身上,實在不能再令他蹉跎下去,再說為了竣希,她不能給他任何誤會的空間。因此一說完話,立刻轉身欲走。
  “絹萍,你等一下!”見她要離開,他心中一急,一把捉住了她的手。
  蘇絹萍沒想到他會突然出手,不禁嚇了一跳,要甩開他的手,“你、你快放開!”
  丫鬟和家丁都在看著呢,雖然兩人沒什么曖昧,但遠遠的聽不到他們的對話,這番拉扯會讓人誤會的,她更急著想擺脫他。
  戴文翔卻仍抓著她的手,急欲和她表明心意。“絹萍,我現在有權勢了,不管是方家或范家都可以不放在眼里,只要你心里有一點不愿意,我就算……”
  “文翔,你別這樣。”她嘆了口氣打斷他的話,“雖然我當初嫁時的確是心不甘情不愿,但竣希待我極好,我從沒想過要對他不利或是離開他,我不希望你做那些傷人傷己的事。”
  她愛竣希,從沒想過和戴文翔再有什么牽扯,不過她并不想把個人的情愛告訴別人,便只含蓄說明現況。
  戴文翔瞪著她,什么話也沒說。
  “我很高興你中了探花,但我們就此別過吧。”她收回自己的手,頭也不回的朝自家馬車走去。
  一路上,青兒和紅芳都乖乖的沒多問什么,蘇絹萍也不覺得自己有必要向她們交代,因此回府的路程上,車內異常安靜。
  回到范府后,蘇絹萍讓人將食材拿去廚房處理,自己便回房去。
  如今雖已初秋,但她很怕熱,因此房里仍擺了不少冰盆,她一回房就覺得累到不行,直接捧起冰水拍濕曬得發紅的臉頰和胳臂。
  “好了,忙了一整個早上,我想休息一會兒,你們也下去歇歇吧。”她接過巾帕將濕漉漉的臉擦干后,便將兩個丫鬟打發出去。
  呼,沒想到逛街也這么累人啊。她打了個呵欠,看看時間還早,決定先瞇一下。
  只是她剛躺下沒有多久,便聽到身邊傳來細微的聲響。
  但她實在太累了,壓根懶得睜眼,而她光憑那刻意放輕腳步聲就知道來人是誰,因此在感覺對方坐到床沿時,她直接蹭了過去,伸手環住對方。
  “做了壞事后才知道要撒嬌?”男人半是怨懟半是無奈的聲音自她頭頂響起。
  “我做了什么壞事?”她當然知道他在說什么,卻故意問道。
  “私會舊情人。”
  她終于睜眼,沒好氣的道:“拜托,嫁個探花能比得上嫁給穆國首富嗎?我傻了才會吃回頭草。”
  八成是哪個家丁把她在路上遇見戴文翔的事告訴他,肯定不會是青兒或紅芳,她們沒這么多嘴。
  范竣希被她逗笑了,“好吧,這理由我接受。”
  蘇絹萍輕哼,繼續摟著他。
  “不過我聽說你們是青梅竹馬,你亦待他極好,即使他家中窮困,你也不離不棄。”他繼續道。
  她翻了翻白眼,“是啊,我本來都要嫁給他了呢,沒想到卻被舅舅、舅媽和你逼婚,不得不嫁進范家,這樣你滿意了?”明知她的心意卻還一直問,那就別怪她說反話鬧他。
  “還真抱歉啊。”
  “你知道就好。”沒想到這男人也有這么孩子氣的一面。
  以前她總覺得自己擁有三十多年的記憶,今年才二十八歲的范竣希對她來說不過是個“小弟弟”,也就不介意他偶爾的小心眼和孩子氣,可如今得知他兩世的年齡加起來都四十好幾了,就實在很難接受他居然還會有這種向自己撒嬌的行為。
  雖然……好啦好啦,其實這樣的他還挺可愛的。
  “如果時光倒轉,我還是會再逼一次婚。”
  “惡霸!”她伸手用力捏了一下他腰間的肉,聽到一聲悶哼,才滿意的笑道:“我有想過嫁給他,不過不是因為愛,而是他曾承諾我,會把小梨當成自己的妹妹疼愛。”
  “你真的很疼湘梨。”范竣稀有點感慨。
  “當然。”她終于坐起身,“不然你以為你怎么能那么快就及格?”
  “那還真是幸運啊。”他實在不知該惱湘梨擁有她全部的注意,還是該慶幸自己一開始就得到湘梨的認可,才讓她這么快接受他。
  “笨蛋,鉆什么牛角尖啊?”她笑罵道,“我對你是什么心意,難道你還不知道?犯得著吃戴文翔的醋嗎?”
  “吃醋這種事本來就沒什么道理可講的。”他倒是理直氣壯。
  “神經!”她被他逗得連另一個時空的用語都冒出來了。
  小倆口在床上抱著彼此黏了一會兒,蘇絹萍又問道:“你今天不是很忙,怎么還有空吃醋,跑來問這些?”
  “再忙,也要陪夫人喝杯茶。”
  聽他把前世的老梗廣告臺詞拿出來套用,活像二十一世紀某些搞笑電影的臺詞,她忍不住咯咯笑出聲。
  “我以前怎么都不知道你這么有講冷笑話的天分?”
  “你現在知道了。”范竣希勾唇。
  他當然不會說什么冷笑話,不過為了她,要他學什么都行。
  “真的挺冷的,有天分啊。”她仍止不住笑。
  “為夫很高興能博夫人一笑。”
  就在此時,房外突然傳來青兒輕快的聲音。
  “夫人,湘梨小姐回來了,您要不要去見她?”
  “小梨回來了?”蘇絹萍幾乎是立刻從床上跳了起來,“我馬上去見她!”
  說著,她匆匆下榻穿上繡鞋,連儀容也未整理,想也不想的就直接往外沖。
  然而跑了幾步,她突然想起房里還有個男人,又硬生生止住腳步,回頭望向他,“呃,竣希,你要不要一起去?”
  范竣希這才露出笑容。“好啊。”他心情很好的站起身,慢慢走向她。
  雖然他實在很嫉妒小姨子奪走妻子大半的關注,不過……算了,她還記得想起他就好。
  當他走至她身邊時,蘇絹萍主動牽起了他的手,“一起過去吧。”
  范竣希低頭看著那只握著自己的小手。“嗯。”他笑意更深,輕輕應了聲。
  第10章(1)
  日子過得很快,一下便接近秋分。
  正如范竣希先前所料,今年夏季少雨,入秋后更是連一場雨都沒下過。
  農民在夏末時便發現不對卻為時已晚,今年的作物恐怕無法收成。后知后覺的人們開始大量搶購米糧,使得米價節節上升,全國彌漫著緊繃的氣氛。
  而先前已囤積大量米糧的范竣希倒不再繼續收購米糧了,反而命人拿出價格相對便宜許多的紅薯、玉米、豆類等出來賣。
  他自手中有閑錢后,便致力推廣耐旱作物的栽植,可惜過去不缺米糧,穆國人民對于新作物普遍接受度并不高,僅偶爾想換換口味時才會吃,種植的人也少,只有那些他雇來栽種作物的農民比較習慣將它們當成主食?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0 0
未閱讀完?加入書簽已便下次繼續閱讀!
溫馨提示: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積分和經驗獎勵哦!

排列五进5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