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請嘗試鼠標右鍵“刷新”本網頁!閱讀過程發現任何錯誤請告訴我們,謝謝!! 報告錯誤
狗狗書籍 返回本書目錄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進入書吧 加入書簽

超齡妻-第23章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未閱讀完?加入書簽已便下次繼續閱讀!



  “這么說吧。”范竣希淡笑道:“先前我說自己和宛茵身世相仿,并不單是因為我們都是孤兒,否則這世上的孤兒這么多,我又如何能一一收留?”
  蘇絹萍心中因他這句話閃過了某種想法,卻又模糊的無法仔細厘清,“你是指……哪方面相仿?”
  “我想你應該很清楚宛茵的『與眾不同』之處。”他好心再給提示。
  “與眾不同?”蘇絹萍喃喃復誦。
  沈宛茵的與眾不同,不就是她是穿越來的嗎?
  可范竣希怎么會知道沈宛茵是穿越來的……不,應該說,他怎么會知道,她曉得沈宛茵也是穿越人士?
  她錯愕的瞪著他,腦袋里有兩個聲音正在吵架——
  一定是你誤會他的意思了,他怎么可能會知道你們穿越的事?一個聲音這么說著。
  你并沒有搞錯他的意思,他的確早就曉得你們都是穿越的。另一個聲音反駁。
  他知道沈宛茵是穿來的也就罷了,怎么可能連你是穿越來的都知道?第一個聲音立刻回嘴。
  笨,那當然是因為……
  “你……該不會也是從那里來的?”不等第二個聲音把話說完,她不敢相信的吐出問句。
  “哪里?”面對她的驚愕表情,他只是從容的微笑回答,“如果你的『那里』是指二十一世紀的話,那么是的,我和你們一樣,都是從『那里』來的。”
  這句威力可媲美核彈的話一砸下來,立刻炸得蘇絹萍頭昏眼花、眼冒金星,大腦嚴重當機短路。
  她只能呆呆看著他,說不出話來。
  其實經過這陣子的相處,蘇絹萍不是沒發現范竣希偶爾會冒出一些這時代沒有的辭匯,也不是沒發現他在經商上,有許多有別于其他商人的大膽創新理念。
  不過,她一直以為那多半是受了沈宛茵的影響,或是出自于他多年來經商的經驗與心得,卻從沒想過那是因為他竟和自己一樣,擁有“前世”記憶。
  得知范竣希的來歷與自己相同,那種震撼可比發現沈宛茵也是穿越女要強得多。畢竟沈宛茵是一開始就露了餡,范竣希卻一直不動聲色。
  只是現在再仔細回想,他也是穿越者之事,似乎也有跡可循。畢竟能未到而立之年便成為穆國首富,除了后天努力及機運外,先天的聰明才智也非常重要。
  擁有二十一世紀的記憶,絕對能讓他事半功倍。
  當然這優勢顯然不是每個人都懂得如何運用,至少沈宛茵就用得很失敗。
  “那你怎么會知道我是……”震驚過后,蘇絹萍終于找回聲音。
  她又沒像沈宛茵那么囂張,怎么也被發現了?
  “我不只知道你是,還知道小梨也是。”
  這就更神奇了,他和小梨的關系根本不是太親近吧?
  蘇絹萍努力回想他們三人認識以來的一點一滴,最后得出一個令人訝異的結論。
  “難道你前世就認識我們了?”
  范竣希微微一笑,“對,你們的樣貌幾乎沒有太大的變化,所以我當時才能一眼就認出七歲和十五歲的你。不過我的樣貌變了不少,加上以前你所有的心思都放在小梨身上,誰也不曾多看一眼,你認不出來并不奇怪。”
  蘇絹萍忽然好想尖叫。
  他明知道她是誰、她的來歷,卻什么也沒說,還任她傻傻的在他面前偽裝討好,真是太過分了。
  “你到底是誰?”她不記得前世曾和哪個男人有過較深入的接觸。
  “還記得前世你父母雙亡時的事嗎?當時你的親戚們似乎都不愿意出面,因此后來有義工協助你們姐妹處理父母的身后事。”
  “我自然記得。”蘇絹萍苦笑,“那些與我和小梨沒有血緣關系的義工,對我甚至比那些親戚更好。”
  她怎么可能忘了呢?當年她不過是個十五歲的女孩,卻因父母的離世被迫一夕成長,嘗盡人世間冷暖。
  “那么,你還記得有一位姓邱的義工嗎?”
  “當然啊,怎么不記得?到后來只剩下邱阿姨還會關心我們姐妹了。”蘇絹萍頓了頓,苦笑道,“沒想到你還真的認得上輩子的我……”
  本來還懷疑他會不會是認錯人了,但他連這么細瑣的事都說得出來,顯然他上輩子的確認識她,據說由于邱阿姨無法生育的關系,所以待他們這些沒有父母的孩子特別好。
  “那你還記不記得,你口中那位邱阿姨有個兒子,是她丈夫與前妻生的孩子,但他們母子感情還不錯,常結伴去看你們?”
  “啊,難不成你就是邱阿姨的兒子,那個會跟著她一起來看我們的樊大哥?”她恍然大悟,隨即又皺起了眉。“那你為什么不早點跟我說?”害她還討厭他討厭那么久,真是的。
  若早知道他就是那個會教她功課的大哥哥,她也不會對他那么不好了。
  雖然前世她對他的感覺是感激多于愛情,但起碼這感覺是正面的,他若想娶她,她也不會那么不甘愿。
  “都過了這么久,而且還是上輩子的事,我不確定你是否還記得我。”
  更主要的原因是,他也有自己的驕傲,希望她喜歡上的是現在的范竣希,而非因為他們前世有關聯,才對他有好感,因此他才會選擇隱瞞不說。
  “我怎么可能會不記得你?”蘇絹萍沒好氣的反問。
  在她前世那短暫的十八年人生里,記在心底的人并不多,但絕對少不了他們母子。
  當年邱阿姨和樊大哥為她們姐妹做的,已經太多太多。雖然她無法回報他們,但她一直在心里牢記他們的好。
  范竣希看了她好一會兒,隨即笑道:“我曾經不明白自己為什么會來到這個時空,失去親人,孤獨的留在陌生的世界,每天渾渾噩噩的活著,雖然賺了點錢,卻無法填補心中的空洞。直到十八歲那年,被流民打傷劫財,以為自己會因此死在那里,沒想到卻見到了你……”
  “所以你當時就認出我了?”
  “是啊。”上輩子他認識了她三年,從十五歲看到十八歲。這一世他在重傷之下,仍一眼就認出七歲的她,因為上一世他看過她小時候的照片。“當時我突然覺得,自己似乎有了活下去的理由。”
  所以他拚命往上爬,成了穆國首富,就是為了要找到她。
  幸好他終于如愿以償。
  “你也太執著了……”她好震撼,這些年來,他竟一直在茫茫人海中找尋自己……
  “我本來就是這樣的人,否則你以為我這些年是如何成功的?”范竣希對她的評論不以為意。
  “對不起。”蘇絹萍忽然道。
  他挑眉,以眼神詢問原因。
  “你明明這么期待……我卻搞砸了你的洞房花燭夜。”她澀澀的道,想起他掀開她頭巾時臉上喜悅的表情。
  那是他盼了兩世的婚禮,結果她卻冷臉以待,還出言傷了他,她突然覺得很愧疚。
  “沒關系,我不介意你用下下輩子補償我。”她的下輩子已經拿去補償他的上輩子,這下她得拿下下輩子才能彌補他了。
  “好啊。”她勾唇,真心的說:“下輩子和下下輩子,如果你還記得,請直接告訴我真相吧,讓我來補償你。”
  他瞧著她的目光中,盡是溫柔與愛戀。“一言為定。”
  第9章(2)
  幾日后,蘇絹萍終于收到了妹妹要回范府的消息。
  她開心得不得了,堅持自己外出采買,要廚房做幾樣小梨愛吃的菜。
  范竣希明白她同時是想出門走走透透氣,自不會攔著她,如果可以,他很樂意陪她去,偏偏他有事抽不開身,只能多囑咐幾個人陪她,除了青兒和紅芳外,還叫了三名家丁陪著替她拿東西。
  蘇絹萍自從嫁人后,這還是第一次在沒有范竣希的陪同下出門。
  她先在早市買了些新鮮的蔬果魚肉,之后又繞去一間有名的餅鋪,買些小梨愛吃的糕點。
  然而她才剛買完糕點,就被人叫住了。
  “絹萍。”
  她回頭,見到一張她以為此生不再有機會看到的面孔。
  “……文翔?”她詫異的喚出聲。
  如今的他身穿嶄新的衣袍,整個人看起來意氣風發。
  “夫人,這位是?”紅芳有些不安的小聲問道。
  “沒事的,你們先回馬車旁等著吧。”蘇絹萍安撫自己的丫鬟,等她們離開后,才再度將視線放回戴文翔身上,“一直都沒機會恭喜你高中探花。”放榜之日有官差在街上宣告,府里有人聽見,私下談論時她也聽見了。
  “原來你還記得。”戴文翔望著她的神情復雜。
  “我怎么會忘記呢?相信令尊令堂在天之靈,若知你有這番成就,必感安慰。”她誠懇的道。
  她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0 0
未閱讀完?加入書簽已便下次繼續閱讀!
溫馨提示: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積分和經驗獎勵哦!

排列五进5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