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請嘗試鼠標右鍵“刷新”本網頁!閱讀過程發現任何錯誤請告訴我們,謝謝!! 報告錯誤
狗狗書籍 返回本書目錄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進入書吧 加入書簽

超齡妻-第20章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未閱讀完?加入書簽已便下次繼續閱讀!



  蘇絹萍挑眉。“不然呢,你覺得我應該惱羞成怒還是痛哭悔過?”敢情沈宛茵把她當白癡不成?
  “你、你臉皮好厚,你到底憑什么留在表哥身邊?”
  “這你該去問他為何要娶我吧?”蘇絹萍無奈攤手。當初她可是千百個不愿意嫁啊。
  “總之……你根本配不上表哥,若你有自知之明,最好快點自己消失。”
  “這恐怕有難度呢。”以范竣希的能耐,她逃到天涯海角都有可能被他找到,“更何況我在這兒過得好好的,為何要離開?”她故意氣對方。
  “你……”沈宛茵沒想到話都說得這么明了,她居然還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蘇絹萍不再挨打,決定反擊,“好吧,總結一下你先前的說詞,你覺得我沒錢沒家世,配不上你英明神武的表哥?”
  “那當然。”沈宛茵一臉鄙視。
  “原來在你心底,女人的價值在于對男人有沒有用處?”蘇絹萍一副虛心受教的模樣。
  還以為她們同為穿越女,沈宛茵應該更明白“自由戀愛”、“愛情至上”的道理呢。沒想到她的“門戶之見”比誰都強。
  “廢話,女人若對男人無用,男人又何必娶她?”沈宛茵壓根不覺得自己的想法有什么錯。
  “嗯,那么想必宛茵表妹覺得自己有錢有權,配得上竣希了。”蘇絹萍淡笑道,“既然表妹這么有錢,看來我每個月從帳房支給你的那點月錢,都是在侮辱你了。”
  真不知道沈宛茵是哪來的自信,明明她拿了范家的錢,還敢大言不慚的對她說那些話?
  好歹她現在是范竣希名正言順的妻子,給他養是理所當然的事。可沈宛茵不過是個沒什么血緣關系的遠房表妹,算是寄人籬下,哪有資格站在這兒對她說這些。
  蘇絹萍自己也嘗過那種被人冷眼以待的苦,自然不會刁難沈宛茵。即使前陣子范竣希已將家中的財務人事交給她打理,她也從未想過要借機欺負對自己始終不友善的沈宛茵。
  只是這可不代表人家都欺到她頭上了,她還不能借此反擊。
  小梨一整年的用度可還比不上沈大小姐一個月的花費呢!
  沈宛茵果然被她的話噎住了。“我……至少我有商業頭腦,我發明了很多東西、開了許多餐館,也可以在生意上給表哥意見……”
  她始終認為表哥能成為穆國首富,自己功不可沒。
  “是發明,還是拾人牙慧?”蘇絹萍輕笑。
  “什、什么拾人牙慧,你可別胡說,那些東西都是我發明的!”
  在沈宛茵的認知里,“穿越女”是獨一無二的主角,她壓根不相信這世上還有人有著和自己一樣的來歷,因此理直氣壯的堅稱一切都是自己的原創。
  “好吧,不提那些發明的東西了。”蘇絹萍從善如流的改了話題,“你說你有商業頭腦,但我這幾日和竣希學著看家中的帳本,卻發現你的支出遠大于收入。像是開冰鋪,你的構想的確新鮮,店里也日日高朋滿座,然而你并未仔細估算過收支是否平衡,你只看到賺了很多錢,卻沒發現自己實際上花了更多。”
  要不是沈宛茵有個非常不缺錢、能隨便她亂搞的首富表哥,不然哪戶人家禁得起她這樣砸錢開店?她真的覺得范竣希對沈宛茵已經是非常好了。
  沈宛茵是不是前世看了太多奇怪的故事,才會想著穿越到比較“落后”的地方就要大搞噱頭、特立獨行,然而很多在她們那年代看似簡單的東西,在這兒可都是要耗費極大成本去制作的。
  照沈宛茵這種玩法,店內產品的售價恐怕要再提高兩、三倍才會有賺頭,然而若真開出那種價格,客人恐怕也會少掉六、七成。
  就像那碗須用掉她半個月的零花錢的冰,那價格她都嫌貴了,更別說提高到要用一個月,甚至一個半月的零花錢去買了。
  “那、那是因為我的店開的不夠久……要是開個十年、二十年,肯定能夠攤平這些成本,到時利潤就會多……”
  “真等到十年、二十年后,大家嘗鮮的想法也沒了,你那些店就大多都不值錢了。而真正能賺錢的,在這些年間也必然會有人仿效,到時你又該如何突顯你與其他人的差異?”
  “那我可以再開別的店呀,我有很多想法和創意……”
  還創意咧,沈宛茵根本就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啊!蘇絹萍覺得有幾分頭疼。
  “開新店?這不又回到原點了嗎?”她嘆了口氣,實在沒力氣再與這無法溝通的人交談,“宛茵表妹,我勸你,你若是真想嫁竣希,不妨自己去跟他說,看他愿不愿納你為妾,他若肯,我也不會不允的。”
  她是不會不允,只會毫不戀棧的轉身離開。
  蘇絹萍不曾這么清楚明確的了解自己的感情。
  在這世界活了這么久,原以為自己早已習慣男人三妻四妾,當初決定嫁給戴文翔時,亦曾預想過他或許會娶小妾,而她不會在意。
  但她現在才知道,那是因為自己并不愛戴文翔,所以才不在乎他娶多少小妾。
  若換作是竣希……別說要娶其他女人回家了,就連在外逢場作戲她也無法接受。
  他若是敢跟她提納妾的事,她絕對會毫不戀棧的轉身離去!
  “開什么玩笑,我才不要做小!”沈宛茵冷哼,“我要的愛情是絕對專一,絕不容許自己做小,也不容許丈夫納妾。”
  “是啊,因為你只容許自己破壞別人的婚姻而已。”這位同鄉小姐的想法可真特別,令她嘆為觀止。
  “你……我哪有破壞?你們原本就不適合,我只是道出事實而已。你不了解表哥的為人,像你這種人也不可能接受他的所做所為,你們在一起不會幸福的。”
  聽她再度提到這點,蘇絹萍笑了,“我很好奇,你口口聲聲說我不了解竣希,那你對他又了解多少?”
  “我與他相識將近二十年,當然對他再了解不過!”沈宛茵自豪的道:“旁人都說表哥是奸商,但其實他只是待人嚴,待自己更嚴。凡是合同上列出的條件,無論再困難,也必會一一做到,因此他才會無法忍受對方毀約。
  “先前許老板的事便是如此,許老板無法在約定期間內償還欠款,表哥只是照當初的合同,拿走他的富滿樓,偏偏一堆人都在那兒說表哥不近人情,我看你也是其中之一吧?哼,商場上本來就是看誰有本事和運氣,事事按照規矩來就好,談人情做什么?”
  “你真的這樣認為?”蘇絹萍蹙眉。
  “當然啊。”她說得胸有成竹,“還有最近表哥收購不少稻米,據說是因為他推算到入秋后會有嚴重干旱。身為商人,他這么做當然是為了到時轉手大撈一筆,而你們這些偽善者多半又要說他大賺災難財了。好笑,是他們自己沒本事預測干旱,未事先囤糧,憑什么不準有能力的人這么做?”
  蘇絹萍瞧了她好一會兒,突然笑了。
  “你笑什么?”沈宛茵瞪著她,討厭她那看似輕蔑的態度。
  “我笑竣希可憐呢!”蘇絹萍仍笑著,一點也沒被她的惱怒影響。“沒想到自詡最了解他的人,居然是這樣解讀他心思的。”
  沈宛茵為她話中的諷刺大怒,“不然你有什么高見?”
  蘇絹萍倒也不賣關子,直接開口。
  “我并不覺得竣希是你口中那種不近人情的人。當然,關于他的事我知道的或許沒你多,但一個人的本性是不會變的,從幾件事便能了解。若竣希凡事真都要按照『規矩』來,不講人情,他根本不會同意讓小梨一塊兒搬來范府住,也不會收留你這與他其實沒多少關系的遠房表妹。”她不疾不徐的說著。
  “至于許老板的事,真正的始末如何我并不清楚,但我認為倘若許老板真的有能力在三個月內籌出欠款,竣希未必會逼著他非得在下個月還清,必定有我們不知道理由。”
  “又或者事情并不是我猜想的這樣,而是許老板曾做過什么讓竣希極為惱怒的事,如今才不愿給他任何轉圜余地。總之,我不認為他像你說的那般,一切非得照規矩來,不講任何情面。畢竟那對竣希來說只是小錢而已,我所認識的竣希不是會在乎那種小錢的人,否則他也不會對你那么大方,資助你開店。”
  沈宛茵從沒往這方面想過,聽了她的話,愣了好半晌才回過神,卻又不甘心被對手的氣勢壓過,于是嘴硬的回道:“那、那不過是你自己的揣測……”
  “這是我的猜想沒錯,卻不是毫無根據。”她打斷沈宛茵的話,“其實我前些日子確實對他的為人有些懷疑,不過如今已算是看得透徹了。”
  “這幾天我看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0 0
未閱讀完?加入書簽已便下次繼續閱讀!
溫馨提示: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積分和經驗獎勵哦!

排列五进5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