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請嘗試鼠標右鍵“刷新”本網頁!閱讀過程發現任何錯誤請告訴我們,謝謝!! 報告錯誤
狗狗書籍 返回本書目錄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進入書吧 加入書簽

超齡妻-第15章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未閱讀完?加入書簽已便下次繼續閱讀!



  她微蹙秀眉,“可是……那分明就是本末倒置了嘛。”
  居然不想辦法維持品質,反而故意降低貢茶的等級,大家還睜只眼閉只眼,她真不懂他們的邏輯和思維。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貢茶對于品質穩定的要求極為嚴苛,試想若有某年因為那些人力無法避免的情況使品質極差,皇家會如何?不這么做,茶農和茶商可活不下去。”
  蘇絹萍想了半天,最后仍不得不同意他的話。看來商場上的事,果然不是她想的那么簡單啊。
  她以手微撐著頭,看著男人垂眸啜茶的模樣,越覺得他其實生得極好看,只是平時都冷著臉,讓人看幾眼便嚇得轉開了。
  或許是因為知道他不會對自己如何,她現在已經能夠輕松的直視他。
  說起來,其實她對他的感覺挺復雜的。
  蘇絹萍并不覺得自己對他有到“愛”的地步,但活了三十幾年,范竣希又的確是第一個讓她有幾分好感、感覺可以信任依賴的男人,雖然他在她眼中仍像個謎,總有許多讓她摸不透、猜不著的言行。
  別的不說,她到現在還不曉得他究竟是什么時候喜歡上自己的。可他說喜歡她時又是那么自然且篤定,一副天經地義的模樣,她根本沒法懷疑他的話。
  “對了,那你為何又要向全昌行收購大量稻米?就算是為了巴結懷王,也沒必要買那么多米吧?”蘇絹萍思索了一會兒后,又繼續追問。
  但凡生意上的事,只要她問,范竣希沒有不答的,對她從不藏私。這些日子她從他身上學到了很多有用的東西。
  過去她并沒有機會接觸商業,也不知自己對這些有無興趣,可如今有他這個名師指導,她倒也學得津津有味。
  “我囤積米糧有其他用途,并不是為了討好懷王。”
  “哦?”她好奇的揚起語調。
  如今已是盛夏之末,要不了多久便準備入秋,他卻選在秋收之前收購稻米,怎么想都很奇怪。
  但這回他只是微彎唇角,沒有直接回答。
  蘇絹萍忍了一會兒,最后還是耐不住性子的問道:“為什么要囤積米糧?”
  他緩緩放下茶杯,“你沒發現嗎?今年夏天幾乎無雨。”
  “咦?”她仔細想了一下,“好像真的是這樣。”
  “穆國的氣候向來是春季多雨,夏日炎熱潮濕,秋干爽,冬旱。”范竣希頓了頓,“然而今年春季雨量不豐,夏季幾乎無雨,是近十年來少見的情況,眼下雖還看不大出來,然而一入秋必有干旱。”
  他的話令她有點擔心,“你的意思是……今年的作物,很可能挨不到秋收?”
  “不是可能,是一定。”他輕嘆,“近幾年來是風調雨順,恐怕大家都忘了十年前因干旱引發的饑荒了……”
  蘇絹萍聞言倒抽了口氣。
  她很清楚穆國是個以農為本的社會,但穆國土壤貧瘠,每年作物產量并不高,僅能勉強供給當年所需,難有存糧。
  一年無收成對范府自然不會有什么大影響,然而對于百姓,特別是農民來說,絕對是場大災難。
  “可是……這事既然連農民都沒注意到了,你又怎么會知道?”她希望這次是他預測錯了,否則到時真不知會死多少人。
  “因為我差點死于十年前那場饑荒。”范竣希淡淡的開口。
  “你?”她一愣。
  他微微勾唇,“你好像很吃驚的樣子,怎么,以前沒聽過關于我的傳言嗎?”
  她有些不知所措,“我知道你幾乎可說是白手起家……這幾年開始生意才突然做起來的,可我不知道你曾經……”窮困潦倒至那種地步。
  “其實我的情況不完全是你想像的那樣。我早逝的爹娘是沒留下什么東西給我,但我從十二、三歲便開始掙錢,當年也經營了一些生意,身上已有點積蓄。”
  “那為什么……”
  “當年我至鄰縣談完一筆生意,返京途中卻遭到因饑荒而變成盜匪的農民洗劫,傷重垂死。”
  “咦?我突然好像有些印象……”蘇絹萍忽道。
  十年前,她才七歲,當年父母俱在,家境小康,饑荒對他們來說并無太大影響,父母也不大在她們面前說這些事,因此她沒什么特別的感覺。
  但經他這么一說,她依稀想起那時父母帶她和小梨返鄉省親,途中經過某個小村落時,曾感受到饑荒、民不聊生的情形。
  對了,當時他們似乎還救起一個被搶劫的傷重青年……那時她在林子里發現渾身是血的他,便趕忙回馬車上喚爹娘來處置,將他帶至村里安置又請了大夫替他治傷。
  事后她沒再見過他,爹娘也只是簡單的說,請來的大夫醫術不錯,最后那青年保住了性命,已經離開……
  等等,傷重青年?她猛地抬頭望向范竣希。
  其實她根本不記得那青年的長相了,然而不知道為什么,她卻有種奇妙的預感……
  “看來你是想起來了。”他望著她驚詫的表情,微微一笑。
  “你、你……不對,怎么可能……”蘇絹萍覺得好像有顆炸彈在腦海里爆了開來,炸得她七葷八素。
  范竣希卻好整以暇的望著她,“你是覺得自己不可能救過我,還是覺得過去救的那人,不可能成為穆國首富?”
  他的話證實了她腦中荒謬的猜到,蘇絹萍有種被雷劈到的感覺。
  “我都沒想過……”她難以置信的道。
  “我倒想了整整十年。”相較于她深受打擊的模樣,范竣希的心情顯然極好。
  蘇絹萍從沒想到自己竟會被某個人悄悄記掛在心上這么多年,那種感覺實在很復雜。
  “所以你是什么時候認出我的?”
  “你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你認出我應該是最近的事吧?”她真的覺得很不可思議,當年的她才七歲耶,長得應該和現在差很多吧。
  他想了一下,“也沒有很近,約莫是兩年多前的事了。那日你和湘梨去了水荷園看胭脂水粉吧,我正好在對街的酒樓上與人談生意,要離去時遠遠便見著你了。”
  之后便沒什么好說的,他自然是讓人去查了她的身份。蘇絹萍知道這對他來說絕非難事。只是他在兩年多前就認出她,居然可以不動聲色的撐到現在,她不得不佩服。
  “但是……就算曾救過你,憑你如今的身份,也沒有必要為了報恩而娶我吧。”這樣會不會犧牲太大了點?
  他睨了她一眼,“你覺得我像是會分不清感激和喜歡的人嗎?”
  “……不像。”她愣了一下,才緩緩的回答。
  好吧,是她誤會他了。但她還是很難接受一見鐘情之類的事。
  不過,她突然想到了另外一件重要的事,“等一下,所以你兩年前開始和方記茶行合作……”
  “若不是因為你,我會和那小茶行合作?”范竣希輕哼。那種品質低劣的茶葉,他連拿來泡腳都嫌粗。
  蘇絹萍不得不感嘆。“……看來我舅媽愚蠢一世,卻賭對了那么一次。”
  居然知道要拿她和范竣希談條件,這可遠遠超出崔氏平時的智商啊。
  “是啊,不過她很快就會后悔自己賭對了。”男人冷笑。
  “提醒我,以后可千萬別惹怒你。”看著他陰險的樣子,她不禁咕噥。
  他笑了笑,沒回答。
  可蘇絹萍卻覺得自己已從他眼中讀出他的真心話。
  我永遠也不會對你生氣——他的眼神是這么告訴她的。
  那一刻,她覺得自己好像明白了動心的感覺。
  第6章(2)
  這日,范竣希說要去查看京中幾間范家票莊的情形,問蘇絹萍要不要跟。
  她自然是立刻答應了。
  一來是想去外面透透氣,二來是她最近對這些商業的東西頗感興趣,想實際多了解一些。
  “不過,你不是已經要京城內票莊的掌柜每隔五日便來家中稟報,城外的則是每十日至半個月捎信來,為何還要親自走一趟,不是說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嗎?既然讓掌柜們接手這么重要的票莊,你應當信任他們吧,為何還要去查看?”坐在馬車上時,蘇絹萍好奇的發問。
  她曉得范竣希是個深信“不能將所有雞蛋放在同個籃子里”的人,因此他旗下產業遍及各種行業。但他最重視的產業是票莊,其他產業他都盡可能的放手讓底下的人處理,唯獨要求各家票莊分號的掌柜必須詳盡且密集回報店內情形。
  若以前世的經驗來看,能牢牢掌握住重要的票莊,凡事又不親力親為把自己累死,這的確是個非常明智且先進的觀念,她很意外范竣希這樣年紀輕輕的古人竟有這般遠見,且明白金錢的流通比什么都重要。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0 0
未閱讀完?加入書簽已便下次繼續閱讀!
溫馨提示: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積分和經驗獎勵哦!

排列五进5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