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請嘗試鼠標右鍵“刷新”本網頁!閱讀過程發現任何錯誤請告訴我們,謝謝!! 報告錯誤
狗狗書籍 返回本書目錄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進入書吧 加入書簽

超齡妻-第14章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未閱讀完?加入書簽已便下次繼續閱讀!



  她喝了一杯又一杯,其實蘇絹萍人還是清醒的且思路清晰,只是控制力變得薄弱許多,管不大住自己的言行,而她心中也不是沒有打算。
  當她幾乎將那一小壺的酒喝了精光,覺得渾身開始發軟,腦中有一個最強烈的念頭。
  她喝下前三杯桃酒時確實是因為覺得好喝,可后面的幾杯,就是為了壯膽。
  她想討好他,做他真正的妻子……
  只是為什么沒人告訴她,喝了酒會好想睡覺?
  她掩嘴打了不知第幾個呵欠。
  “你累了,早些休息吧。”對面的男人似乎這么說道。
  “我不累……”她揉著眼睛,喃喃的道。
  范竣希輕笑了下,起身走向她,“我扶你回房休息。”
  她原還想抗議他無視自己說“不累”,但轉念一想,他扶自己回房,不正是達成目的的好時機嗎?
  大概是因為酒喝多了,讓她心中對于初夜的恐懼與忐忑減弱不少,當他扶起她時,她也就順勢倒入他懷里。
  范竣希并未驚動下人,就這么小心的攙著她,走進在這些日子幾乎已變成她個人房間的新房。
  蘇絹萍突然覺得以一個喜歡她的男人而言,他的舉止好像太過君子了一點。他的手雖然穩穩扶著她的腰,卻完全沒趁她酒醉之際毛手毛腳,而且他在將她扶上床后就立刻放開了。
  眼看他拉過被子替她蓋上,似乎沒打算對她如何的模樣,蘇絹萍突然開始懷疑自己先前的揣測是否太過自作多情。
  然而她沒時間細想,見他一副準備離去的模樣,她趕忙伸手拉住他,“等一下!”
  “怎么了?”他回頭問道。
  蘇絹萍哪敢回答?她只能手忙腳亂的拉著他在床沿坐下,然后鼓起勇氣以雙臂環住他的頸子。
  “絹萍?你……”
  她沒讓他把話說完,芳唇直接貼上他的。
  雖然她活了兩世都沒有談戀愛的經驗,但好歹前世也看了不少……呃,應該沒做錯吧?
  男人的唇柔軟而溫熱,吻起來感覺其實還不賴,只是她笨拙的吻了好一會兒,卻發現他似乎沒反應……
  唔,難道她有什么步驟錯了嗎?
  還在想著,他卻已退開,在他們之間拉出了距離,并制止她的動作,“別這樣。”
  蘇絹萍一愣,抬眼望向他。
  他們靠得很近,她甚至覺得自己已經嗅聞到他身上屬于男人的氣息。而他眼底分明閃爍著熾熱的火苗,讓她知道他并非無動于衷,為什么他要阻止自己?
  “為什么?”她終于還是開口問了。
  若不是喝了酒,她覺得自己大概承受不了第一次試圖誘惑男人就失敗的打擊。
  他放開她的手,“絹萍,我不是君子,但我很貪心,既然要,要的就是心甘情愿的你。”見她似乎想開口說什么,他卻先一步以指點住她的唇,“別跟我說你現在是心甘情愿的,我知道你只是想討好我而已……或許還加上點愧疚,總之絕對不是因為喜歡。若你真的打從心底愿意,也不必喝這么多酒壯膽了。”
  蘇絹萍怔怔瞧著他,感覺胸膛間傳來“怦怦”的劇烈心跳聲。
  “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蟲嗎?怎么永遠都知道我在想什么?”她喃喃的道。
  他怎么可以把她看得這么透徹?一次或許是巧合,但兩次、三次……她再沒有辦法說服自己,他只是蒙到的。
  范竣希聞言,微微一笑,“我說過,我喜歡你很久了。”
  她頓時呼吸一窒,久久說不出話來。
  第6章(1)
  范府里的人都發現,老爺和夫人的感情正突飛猛進。
  先前范竣希雖然看似對娶妻的事很期待,但他在歸寧隔日便出遠門,不免讓人好奇小倆口是不是吵了架,或是他其實并沒有那么愛妻子。
  不過如今再瞧他們那幾乎形影不離的模樣,想來先前是多慮了。
  老爺過去總是忙得不可開交,人不是在議事廳便是在書房,要不就在外頭奔走。然而他最近卻硬是挪出時間來陪夫人,生意上的事也不避諱讓她聽到,甚至在與底下人議事時,也讓她在一旁聽著。
  這在這個時代可是極為罕見的事,不說范竣希是穆國首富,即便是一般尋常商家,也甚少讓家中女子直接接觸外頭的生意。
  可范竣希顯然不在意這點,大大方方的將妻子留在自己的身邊。
  蘇絹萍起先被留在議事廳里,聽他對底下掌柜囑咐事情時,還有些不好意思,覺得自己好像在偷聽人家的商業機密,最糟糕的是,她想幫忙卻還完全聽不懂。
  不過在聽了大半個月后,她倒是習慣了,也懂了不少淺顯的商業知識,偶爾還能問上幾個關鍵的問題。
  至于那晚被“拒絕”……本來隔天早上睡醒后她覺得很尷尬,有點不知該如何面對自己的“丈夫”,但范竣希待她態度如常,沒有任何改變,彷佛那只是她酒醉后作的夢,所以沒多久她也就將那丟臉的事拋在腦后了。
  這天當范竣希與合作的商家老板談完事情,將人送走后,再回頭便見蘇絹萍正捧著茶杯,認真觀察。
  “這茶怎么了,不好喝嗎?”
  她抬頭看了他一眼,接著又低頭仔細端詳那杯茶。
  那杯有著漂亮杏黃色的茶,如針尖般的茶葉垂直懸浮在茶碗中,隨著晃動的水面上下跳動,漂亮極了。
  “這茶氣味香醇,喝完齒頰留香,是上好的銀針吧?”雖然舅舅是開茶行的,不過他甚少解釋店里的事,再者像方記這樣的小茶行,平日是極少進這么高品質的茶,因此她也只能品出這茶極佳,但好到什么程度,她倒是沒有概念。
  “這是自然。”范竣希隨手拿起另一個茶碗,以杯蓋輕輕撥弄懸浮的茶葉,不一會兒它們就紛紛落進碗底,聚成一團,“這可是比貢茶更高一級的銀針。”
  蘇絹萍一呆,“你是說……這比進貢皇家的茶更好?”
  “是啊。”范竣希略帶嘲諷的揚唇,瞧了瞧那已無人的門口,低聲道:“全昌行的老板臺面上是方才那林洋宇,實際上卻是懷王的產業,林洋宇不過是枚棋子。”
  “而這懷王雖是當今圣上次子,但太子實在不濟,文韜武略沒有一項行的,說不準哪天才能資質更佳的懷王便能取代太子成了新皇,所以現在巴結好全昌行的老板,于范家有利無害。”
  若非如此,他才不會拿這等好茶出來待客呢。
  “但為什么你會有這種等級的茶?我的意思是……這樣沒問題嗎?”雖說范竣希身為首富,家里有再多好東西也不奇怪,可連喝的茶都比皇家的高級,還拿這種茶來款待皇子底下的人,會不會太大膽了?“你不怕林老板告訴懷王這事?”
  “告訴懷王什么?”范竣希淡淡的道:“莫說這本就是一直以來不成文的規矩,即便懷王知道了也會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不會怎么樣的。光說林洋宇能得懷王的倚重,當上全昌行的老板,自然是個精明人,不會為討好懷王,隨便就將這點小事上報,得罪范家。”
  “更何況林洋宇嗜茶如命,這頂級銀針一年不過幾兩的產量,還不是年年都有,且無處可買。我剛一口氣便送了他三兩,只要他還是全昌行的老板一天,就不用擔心懷王會對范家不利。”
  蘇絹萍聽著他的解釋,越覺得這男人的成功絕非偶然或僥幸。
  “那……你說不成文的規矩是指?”
  范竣希輕抿了口茶,“進貢的茶葉固然是極品,但絕不會是最上等的。”
  “為什么?”
  “進貢的茶葉總是先求穩,再求精。因為每年的氣候、雨水都不同,茶葉的品質會略有變化。若每回均采最上等的茶做為貢茶,那么品質便會有所差異。”
  蘇絹萍恍然大悟,“所以為了讓皇家每年得到的茶都差不多,因此才會故意選擇稍次等的茶葉為貢茶,如此一來,倘若某年天候不佳,導致茶葉的品質受影響,只要取當年最好的茶葉進貢,也不至于和往年有太大差異?”
  范竣希嘉許的點頭,“再者茶葉于長途運送中,往往因儲存不易而稍減風味,所以,即使天候未影響品質,即便運送上并無差錯,茶商為使進貢的茶品質一致,也會以他法使品質稍降。”
  “但你要的茶葉便沒有這種顧慮,自是能拿到越上等的越好。”她喃喃介面。
  從來不曉得原來貢茶還有這樣的內幕,這完全推翻了她對貢茶的認知。
  “當然。”他微微一笑。
  她微蹙秀眉,“可是……那分明就是本末倒置了嘛。”
  居然不想辦法維持品質,反而故意降低貢茶的等級,大家還睜只眼閉只眼,她真不懂他們的邏輯和思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0 0
未閱讀完?加入書簽已便下次繼續閱讀!
溫馨提示: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積分和經驗獎勵哦!

排列五进5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