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請嘗試鼠標右鍵“刷新”本網頁!閱讀過程發現任何錯誤請告訴我們,謝謝!! 報告錯誤
狗狗書籍 返回本書目錄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進入書吧 加入書簽

超齡妻-第11章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未閱讀完?加入書簽已便下次繼續閱讀!



  “你沒把冰的成本算進去。”
  “哎,冰哪要什么成本,冬天擺盆水在那兒不就會自動結成的嗎?”沈宛茵頗不以為然。
  她的冰都是取自范府的冰窖,他們在冬天就備了許多冰塊放進去,以便在炎熱的夏天使用。
  “怎么不用?儲藏的冰窖不用花錢打造嗎?穆國夏天炎熱,只有大戶人家才有辦法建造冰窖,而家里沒有冰窖的人家,一到夏日,便是捧著大把銀子都難求到一塊冰。”范竣希淡淡分析著,“以你賣冰賺得的收入,便是賺幾十年也建不出個足夠儲藏你賣一整個夏天冰的冰窖。更何況你若把冰窖里的冰統統賣了,府里要用怎么辦?”
  蘇絹萍聽著他的話,深思了下,覺得頗有道理。
  冰鋪的生意有多好,她是見過的,連她都有些心動,想著若有財力也要仿效,更別提一般人都會見獵心喜,想狠狠撈一筆。
  但范竣希卻看得很遠,他表妹只見表面上冰鋪的生意好,卻沒想到背后這冰窖的建造花了多少成本,若不是有范竣希這第一富商撐著,那茵茵冰鋪根本不可能開得成。
  那些看似不起眼的冰,在這時代、這季節,只怕是比黃金還珍貴。
  沒人會把賺錢的生意往外推,不過范竣希顯然是有眼光的人,他不讓沈宛茵拿府里冰窖的冰去賣,自然有他的考量。
  “府里才幾個人,哪用得了那么多?”沈宛茵顯然仍不大服氣。
  “你表嫂禁不住熱,府里總要多備一些冰。”范竣希不為所動,“總之我仍是老話一句,你想做什么小生意我不會攔著,只是別再賣冰了,你若是缺錢便來跟我拿,虧了也無妨,賺了的錢就自個兒留著當嫁妝。”
  他對這個表妹可真好呢!蘇絹萍心中忽然多了幾分不知是羨慕還是嫉妒的滋味。
  不過她也沒忽略他提起自己的部分。
  現在回想起來,這陣子她常待的地方,確實都擺了許多冰盆,想來都是他吩咐的,意識到他對自己的體貼后,心里原先那份微微不舒服的感覺立刻消散,升起一絲甜蜜。
  “我、我又不嫁,要什么嫁妝……”沈宛茵還在嘀咕抗議,“婚姻是愛情的墳墓,我都還沒好好談場戀愛,才不想這么快就跳進墳墓里。”
  沈宛茵的話,令躲在門外的蘇絹萍驚訝不已,忍不住想上前問她那句話是哪聽來的,卻未注意到腳前的門檻,一腳狠狠的踢了上去。
  “砰”的一聲巨響,讓廳里的兩人詫異轉頭,便見一個女人正抱著腿蹲在地上。
  “痛……”蘇絹萍再也顧不得偷聽,她抱著不小心踢到門檻的腳,疼得都快飆淚了。
  “你是誰啊?”沈宛茵皺眉瞪著她,“你鬼鬼祟祟的在這,想干么?”
  蘇絹萍此時腳痛得要命,哪還有閑情逸致理會她。
  而且……此刻她腦袋里全是她剛才的那句“婚姻是愛情的墳墓”。
  這時代有這種說法嗎?
  還在疑惑著,突然有個男聲自她頭頂上方極近之處傳來——
  “你還好嗎?傷著哪了?”
  她一怔,才剛抬起頭,便見范竣希已蹲下身,在她開口拒絕前,伸手撫上她受傷的腳。
  第5章(1)
  雖然蘇絹萍說自己沒什么大礙,但范竣希仍堅持找來大夫替她診治,確定她的腳只是瘀傷,沒其他問題,且瘀傷幾日便會消褪,他才不再擔憂。
  在診治期間蘇絹萍一直偷覷著他,兩人分別十幾日,居然在這種情況下重逢,雖然多少有些尷尬,但內心也有幾分喜悅。
  他確實是關心她的。
  “表哥,不和我介紹一下表嫂嗎?”眼見范竣希一看到妻子就完全忘記自己的存在,沈宛茵見大夫離去后,終于忍不住酸溜溜的開口。
  “你在見著我之前不都已經打聽得清清楚楚了,還要我介紹什么?”范竣希瞧都沒瞧她一眼,反倒是轉過頭對蘇絹萍道:“這是我的遠房表妹,沈宛茵。”
  蘇絹萍向對方點了點頭,輕喚了聲“宛茵”后,便沒再多說些什么了。
  她活了三十多年,看盡人情冷暖,盡管沈宛茵已盡力掩飾,她仍輕易看出對方隱藏的敵意。
  她不知道被敵視的原因,也無意探究。但看在范竣希的面子上,她愿意維持禮儀和基本的友善,但要她討好沈宛茵……就算了吧,畢竟人家不想和她親近,她又何必拿熱臉貼對方的冷屁股。
  而范竣希顯然壓根不在意她對沈宛茵的態度,只是皺眉看著她,“怎么每次見到你,你都把自己弄得一團糟?”
  他語氣里不容忽視的關切,令蘇絹萍收回本來放在沈宛茵身上的心思,心尖微顫。好久了……好久不曾有人用這種帶著關心的責備和她說話。
  雖然理智要她最好先和范竣希將話講明、弄清他對自己的心思,即便是喜歡,又是為什么,再決定如何應對。可情感上她卻已相信這男人確實喜歡她,并且愿意待她好,令她不由自主的心臟怦跳加速。
  “哪、哪有每次?”她感覺自己的臉正發熱,聲音不自覺的慢慢低了下來,“也不過就兩回……”
  范竣希瞧著她雙頰微泛紅暈,帶著幾分羞怯的模樣,連日來始終低迷的心情突然好轉了許多,看來她對他也不是全然無動于衷。
  一旁的沈宛茵見兩人完全無視自己的存在,不甘心的嚷道:“表哥!”
  “好了,宛茵,你在外游歷好些日子,想必也累了,今日終于返回,不如先回房休息吧。”范竣希淡淡下了逐客令。
  沈宛茵連忙道:“我才不……”
  “我和你表嫂也有些話想說。”他打斷她的話,不想有人再干擾自己和蘇絹萍的相處。
  這是擺明不讓她再抗議的意思,沈宛茵恨恨瞪了蘇絹萍一眼,跺了跺腳,氣惱的轉身離去。
  見到她的反應,對于自己被敵視的原因,蘇絹萍心中隱約有數。
  范竣希可不知她在想什么,他端詳了她好一會兒,才開口道:“你這幾日在范府待得可還舒適?”可話才剛問完,他便有些后悔了。
  強娶她的自己不在家,她又有妹妹陪著,肯定過得很自在吧?他明知答案,又何苦問出口聽她回答?
  沒想到她沉默了一會兒后,卻道:“你覺得,才新婚三日,你便一聲不響把我獨自扔在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我會過得舒適嗎?”
  他一震,不可置信的望著那眉宇間隱含著怨懟的嬌顏。
  她說的是實話,范竣希知道,他就是有辦法分辨她是否言不由衷。所以,她現在是埋怨自己丟下她嗎?
  雖然知道她在生他的氣,可他卻打從心底涌出一股無法抑制的欣喜。
  “我以為有湘梨陪著,你應該會過得不錯才是……”他啞聲道。
  “……她也和我一樣,人生地不熟啊,難免會慌張、不安的……”她咕噥著,那語氣既像是抱怨,又似撒嬌。
  范竣希聽著,向來沒太多表情的冷臉,唇角不禁彎起一抹像是微笑的弧度。
  沒想到一向獨立,心防極重的她居然會對自己撒嬌呢!
  他能不能假設,這表示她已多少對他有些好感,才會把這一面展露給他看?
  “抱歉,這次是我不好,以后不會了。”范竣希放軟了語氣,安撫她。
  “還有以后?”蘇絹萍不悅的抿了抿唇,“你先前既然不顧我的意愿便硬娶了我,又口口聲聲說喜歡,那為何娶了我以后又不聲不響的把我扔在家?”
  她不是不曉得自己這番話已逾越了界線,明明他對自己已經夠好了,她卻看準他不會生氣而質問他,簡直是得了便宜還賣乖,可她非常想知道他這么做的原因是什么……而這也許能幫她早日認清自己的心,給他一個答案。
  范竣希凝望著她的眼神,慢慢變得深情。
  “對不起,我以為……你或許不想見到我。”他輕輕說出了心底話。
  可笑吧?他這老被人說是冷血奸商的穆國首富,竟在乎一個女人的心情至此。
  因為怕自己的存在會惹得她不開心,他便將宅子留給她,自己躲得遠遠的。這想法要是讓別人知道了,肯定會笑掉大牙。
  不過他現在覺得,能因此聽到她語句里透露出極隱晦的好感,就算他成了別人的笑柄也無所謂了。
  蘇絹萍的臉蛋更紅了些,“那、那是兩回事啊!沒有哪個女人會喜歡在新婚的頭幾日便被丈夫拋下的。”
  “所以你已將我視為你的丈夫了嗎?”
  她一怔,抬頭對上他炯亮的眼,心跳忽然亂了幾拍。
  真是,為什么這么輕易就被他的目光震懾得不知所措?蘇絹萍暗罵自己沒用。
  “我們……都已經拜了堂,不想承認也不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0 0
未閱讀完?加入書簽已便下次繼續閱讀!
溫馨提示: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積分和經驗獎勵哦!

排列五进5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