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請嘗試鼠標右鍵“刷新”本網頁!閱讀過程發現任何錯誤請告訴我們,謝謝!! 報告錯誤
狗狗書籍 返回本書目錄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進入書吧 加入書簽

情之森-第24章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未閱讀完?加入書簽已便下次繼續閱讀!



在太少了。
  “茱敏,以前我曾問你為什么還不交男朋友,當時你說還沒碰到,但你應該有想過——希望是什么樣的人,跟你共度一生。”
  她沉靜了許久。“我希望是一個讓我打從心底就感覺到——對!就是他!就是這個人!讓我想跟他一起走,讓我……”她緩緩睜開眼睛,直視前方。“愿意終生都在一起,不離不棄,面對一段困難挑戰,共度自首,廝守一輩子!”她一字一句清楚地說出方才在婚宴上聽到的證詞。
  丞風握緊方向盤。“……我曾帶給你這樣的感覺嗎?”
  “沒有!”她毫不猶豫地回答,讓他腦袋瞬間空白,失去了思考能力,沒想到她直接的拒絕竟會帶給他那么大的殺傷力,包括了他的自尊,還有——
  “以前沒有……”
  咦?他過了一會兒才回過神,什么?她話還沒說完嗎?他不禁屏息,等她說出下文,但偏偏她的嘴巴和眼睛又再度閉上,真急死人了!
  “那現在和未來呢?”他忍不住開口追問。
  “……不知道。”她閉著眼睛。“現在的你帶給我很多、很多的感覺,分不清了……但是,我不討厭跟你在一起。”
  他深深吸進一口氣再吐出,感覺額上有汗,天!現在氣溫不高,他居然會緊張得冒出汗?
  想掐死她又想緊緊抱住她的沖動,同時沖擊著他。
  “很高興聽到你這么說,我也是——”這是他頭一回,在她的面前坦承了這項事實,只是聽者很不給面子,一點反應都沒有。
  他輕輕嘆息,懷疑她在酒醒后,這段話她會記得多少?
  “丞風……”
  他忍不住輕笑。“……是?”還好他心臟夠強,要不然肯定會被她突然的開口嚇死。
  “我剛剛會喝下那酒還有另一個原因……”她喃喃地說道,聲音小到他幾乎聽不清。
  “哦?是什么?”
  “因為……月華……”最后兩字是用氣音說出的。
  他皺眉,沒聽清楚后面兩字。“因為什么?”
  她不再開口了,等了二十分鐘,毫無動靜,這回她是真的完全昏睡過去了。
  回到云家,他不忍將她叫醒,小心地將她抱出車外,走進屋里,把她放到他房間的床上。
  兒子已在他爸媽的床上睡熟了,所以今天他這張大床就只有她一個人睡。
  他不敢脫她的衣服,直接讓她和衣而睡。
  凝望著她毫無防備的熟睡臉龐,他再次見識到酒精對她的影響,當下決定——將來除非有他在身邊,否則不準她沾一滴酒,實在太危險了,完全失去自保能力。
  其實,他已猜出那個促使她喝下酒的原因,只是,他想知道的是——
  她是因為月華沒出現而感到郁悶,還是……松口氣呢?
  或者同他一樣矛盾,兩者都有?
  她動了動,翻過側身,一只手伸出床外。他執起她的手,本欲將之放回,卻忍不住握住。
  她的手是那樣的秀氣、柔軟,他可以輕易地一掌握住,他攤開她的手掌,忍不住輕撫她掌心的紋路,他看不懂手相,但還知道感情線、生命線是哪一條。
  茱敏有條長長的感情線,一直延伸到食指下方,但還沒到底。他猜這應該可以證明她是個擁有豐富情感的女子。
  愿意終生都在一起,不離不棄,面對一切困難挑戰,共度白首,廝守一輩子?
  他一邊注視她,一邊默默咀嚼那幾句話。
  我愿意!
  這三個字出口,就是一生一世的誓約了。
  而他對她說得出來嗎?或縣他想說的對象是其他?那個存在他心中最美麗、光華的耀眼花朵……
  他握著她的手,目光飄向遠方,就這樣坐在熟睡的她身邊,直到——天明。
  “這是什么?”丞風看著躺在桌面上的一只白信封,好奇地抬頭望向早上就跑來公司找他的陳斯文。
  “里面是月華在美國就讀的學校系所、住宿地址、電話等通訊資料。”
  什么!?丞風瞪著那只白色信封,震驚得無法動彈。
  “你怎么會有?”那曾是他費盡心思想得到的東西,而如今就在他眼前……
  “你跟茱敏離開后,秀綺告訴我們的的,我想你比較需要,所以就帶來給你,本來想早點拿來給你的,可總被事情耽擱著,直到現在才有辦法拿給你。”說完,斯文起身。“我還要去上課。先走了。”
  他有些茫然。“上課?”
  “是呀!我準備考公職,已經去補習班報名。”
  “公職人員?”他瞪著斯文,活私在著一個陌生人。“你想當公務員?”
  “對呀!”
  “你以前不是最討厭當公務員,不想拿死薪水?”
  斯文聳聳肩。“此一時,彼一時,當完兵后,在社會打滾那么久,也沒混出個名堂來,我也不想浮浮沉沉的過下去,公務人員其實也不錯,反正就先以此為目標走下去了。”雖是嘻嘻哈哈地說著,但仍聽得出話中的真心。
  丞風凝視他半晌。“你變了!”不再是那么吊兒郎當、少根筋的模樣。
  斯文微微一笑。“誰不會變……你還不是也變了?”揮揮手,說個再見,便離去了。
  丞風默默坐了一會兒,抬頭注視那只信封,終于有消息了,月華既不回國,那他可以自己去美國找她,不再只是被動的等待,而是主動出擊……
  他伸手拿起信封,凝視半晌,最后并沒有打開。他將之折好,放進口袋。環顧四周一眼,看來,今天是沒心情工作了。他走出辦公室,對其他同事說了聲要去視察市場,便離開公司。
  他開著車子漫無目的在街上閑逛,看著熙來攘往的人群和車子,突然涌上一絲念頭,這其中有沒有人是完全沒煩惱的?
  沒煩惱,固然教人羨慕,但沒煩惱的人生,算得上真正的活過嗎?
  而他的煩惱……
  丞風把車轉進家門前的巷口,在到達家門前,他停了下來。
  望著那熟悉的建筑物,他終究還是不由自主地回來這里了,因為——想見茱敏和崇祺的那股沖動是來得這樣突然。
  如果他突然回去,不知道他們母子倆會不會嚇一大跳?瞥一眼手表,再兩個小時就中午了,干脆帶他們出去吃午餐,也省得茱敏還要費心準備。
  在他主意打定、打算開過去時,卻發現茱敏開著車子從家里出來,往另一邊的巷口駛去。
  他愣了愣,第一個直覺是想打手機給她,問她要去哪,但下一個念頭,卻阻止了他。
  發現自己已很習慣茱敏會待在屋子中,只要他回去便會見到她,所以看到她單獨出門,反而感覺很奇怪。
  他從沒問過她白天的行蹤,因為認定她會在家寫稿、帶孩子、操持家務。是不是他太安于現狀,以致再也無法輕易面對任何一項可能的改變?
  也不知打哪生來的沖動,令他突然想跟過去一探究竟——
  他隨著心意行動,踩下油門,跟了上去,現在回家已失去意義,想看的人不在家,那里就只能算是個布置舒適的房子。
  茱敏的車子開得不快,他很順利的跟在后面,漸漸地駛離了市區,來到郊外,路上車子不多,他穩穩地維持在三十公尺的距離。
  當她彎進一個巷道時,他也跟著轉彎,只是進去后才發現那全是上坡道路,而且凈是彎曲的山路,眨眼間,就不見她的車影,他趕緊加速跟上,這里并非荒郊野嶺,山路的一側有一大片依著山坡蓋成的社區,但他不清楚她是進了社區,或是沿山路直上?
  開了半天,臺中市景清楚可見,但就是見不到她的蹤跡,最慘的是——他迷路了,對自己究竟置身何處毫無頭緒!
  他拿起手機,打算向茱敏求救,按了幾個鍵后,便又放棄。
  如果茱敏知道他偷偷跟蹤她,肯定會不高興的,而他不想讓她不高興……
  察覺到自己的心思,他不由得苦笑,發現自己再度陷入了年少時那種談戀愛的心情,想取悅她、讓她高興,看到她臉上的笑容,便能帶給他莫名的滿足與歡欣。
  他坐在車子里發呆了一會兒,腦中想了許多事。既然把人跟丟了,又不敢打電話給她,他現在只有先離開這。
  尋了一個方便回轉的空地,掉頭往山下駛去,只是心猶有未甘,途中,看到一個方才曾經過的巷口,他看了一下,隨后轉著方向盤駛進去,迷路是肯定的,可兩旁都有住家,不怕找不到人問到回家的路,何況不再試試看會不甘心,他就不信茱敏會這樣突然不見了。
  這條巷道挺長的,當他轉過彎處,立刻皺緊眉頭,巷底是一道鐵門,上面寫著——私人土地,請勿擅入!
  要放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0 0
未閱讀完?加入書簽已便下次繼續閱讀!
溫馨提示: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積分和經驗獎勵哦!

排列五进5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