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請嘗試鼠標右鍵“刷新”本網頁!閱讀過程發現任何錯誤請告訴我們,謝謝!! 報告錯誤
狗狗書籍 返回本書目錄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進入書吧 加入書簽

小姐你好辣-第17章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未閱讀完?加入書簽已便下次繼續閱讀!



  對于她的瞪視,岳遠維持著一貫的不以為意。“伯母,你放心好了,歆歆若是真的懷孕,就算是硬架著上禮堂,我也會把她娶回家。”
  他的語氣異常堅定、不容質疑,汪瑤瑤一顆不安的心終于定了下來。以她識人的精準,這女婿的話當然絕對可信。
  “娶回家?!”雒予歆倏地推開椅子站了起來。“我可沒說過要嫁你!”
  雖然她承認是有點喜歡他,也把寶貴的第一次給了他,而他也確實是個夠優秀的人,但這跟結婚根本是兩碼子的事。
  “你沒有要嫁給他?”汪瑤瑤的音調驟然拔高,然后哀怨地看著丈夫。
  “都怪你沒把女兒給教好。”垂低頭來,她嚶嚶啜泣,“也不想想我們當父母的,為什么年紀一大把了,還搭夜車上來看她?我們圖的什么呢?”
  趁著低頭瞬間,她趕緊以手指抹了下唾沫沾于眼角,以讓自己看來似哀傷落淚。“還不是希望能看到她平安幸福,別老是往危險里鉆。”
  看著妻子梨花帶淚,雒長力起身心疼地安慰。“瑤瑤,算了,兒孫自有兒孫福。”他拍拍妻子的肩,輕輕地抱著她。
  此次會北上的真正原因,正因為幾天前的那樁銀行劫案。
  當兩人看到女兒又在電視上出現,每日提心吊膽的他們,終于下定決心北上來探望女兒。
  雒予歆雖然知道母親又在耍伎倆,但她卻沉默了。
  她承認,她的工作是危險性高了些,也因此常讓父母話她擔心,但這是她的興趣呀,她喜歡目前的工作環境。
  靜靜地看了他們一會兒,她抬起頭來看向岳遠。
  “我還有事,先回署里去。”以眼示意,她相信岳遠能搞定她的父母親。
  離開了餐廳,她踅回臥室,很快地拿了外套和背包就匆匆出門去。
  一回到住處,岳遠就發覺了原來的不速之客尚未回國。
  “哥,看你眉開眼笑的,似乎有喜事哦。”自若地坐在沙發上,岳轅慵懶地抬起一手來打招呼。
  “你還沒回去?”將西裝往沙發上一扔,他走向酒柜。
  “當然呀,我的目的還沒達成。”開玩笑,如果他乖乖地回國去,不就表示未來的一年,他還得當一個可憐的工作蟲。
  “目的?”岳遠端了兩杯酒走了回來,將一杯遞給岳轅。“別對外亂放消息了。”忽然想起了昨天予歆帶來的消息。
  那則有人會對他不利的消息,應該是他要的伎倆吧?
  “什么消息呀?”接過酒,岳轅故裝迷糊。
  端著手中的酒,岳遠輕啜了口。“請記得愿賭服輸,別凈搞些小伎倆。”
  “天地良心呀,我怎么敢呢?”隨意將酒杯往一旁擱著,岳轅裝出一臉無辜樣。
  是的,他承認,他是使了一點小伎倆,讓臺灣的高層擔心滯留于臺的岳遠的安全,進而逼他能盡快離境。
  “你若不敢,這普天之下恐怕就沒有人敢了!”微笑著,岳遠當然一眼就拆穿了弟弟的假面具。“我只想在假期結束之前,安安靜靜地不被人打擾,你就別再為我找麻煩了。”
  “你打算結束假期了?”一整串的話里,岳轅只聽到了這個重點。
  終于打算收假了嗎?真是謝天謝地呀!
  “再過一陣子,我就回美國去。”岳遠點頭允諾。
  其實心里早已有了盤算,等他與雒予歆之間的情感有了結果后,他自然是會帶著她一同返回美國。
  “是這樣嗎?”岳轅高興地眉開眼笑。不過,再過一陣子是指多久呢?
  “哥,有時候我在想,有那么多地方可以去度假,你為何單選臺灣呢?”
  “沒有任何原因。”
  “沒有原因?”岳轅豈是那么容易打發。“立威哥好像也是回到臺灣來執業吧?”他試探性的問。
  當然他不會懷疑兄長的性向。不過,立威哥不是有個妹妹嗎?會是因為這個原因,為了追求白立萊,所以才一直滯留在臺灣的嗎?
  “他是在臺灣沒錯。”看著弟弟閃爍的眼神。這家伙該不會又動什么歪腦筋了吧?
  “那……立萊也在嘍?”岳轅挑起一眉來。
  見他的神情,岳遠不禁蹙起了眉結。“你別動立萊的腦筋!”他沉聲警告。
  關于自家弟弟的習性他非常清楚,被他盯上的女子從無失手,但最終卻都是傷心分離。
  所以他有義務,保護一直視為妹妹的白立萊。
  “哥,你干嘛這么緊張呀?”岳轅卻將岳遠的表情誤以為是心里在乎。
  “你別管我為什么緊張,總之你離立萊遠一點。”若有絲毫閃失,恐怕立威是會拿著刀子來砍人的。
  “是、是。”端起酒杯,岳轅輕啜了口。
  他終于知道哥哥的弱點了。
  想想,如果他將立萊給拐跑,哥哥會有何反應呢?
  好吧,就把她給拐到美國,屆時哥哥不乖乖回家才怪!
  看著他可疑的笑,岳遠不禁擔心。
  “你何時回去?”早些將這個人給趕回家去,免得留在這兒出亂子。
  “再幾天嘍。”岳轅看似漫不經心的說著。
  是的,只要再幾天就夠了,等他擬好萬全計劃,先將立萊給拐回去,然后哥哥不就會自然地回去了嗎?
  “既然你想再留幾天,我也不便反對,但下次別再欺負阿鐵了。”一口將杯里的酒飲盡,岳遠突然說。
  “被你看出來了。”岳轅尷尬一笑,看向樓梯邊的那個儲藏室。
  誰叫那位阿鐵一副忠心護主的樣子呢?每次他出現,總要一陣盤問,為了節省麻煩,所以干脆將他給打暈,關到儲藏室里。
  一進到辦公室,雒予歆即見到張論武又迎面走來。
  想都不用想,景況就如這幾天一樣,他的懷里又抱了一束嬌艷的玫瑰。
  “予歆,又是那個無聊的家伙送來的。”他的口氣聽來非常不友善。
  伸手接過花束,雒予歆對他淡淡一笑。“謝謝。”
  拾起花束里的小紙卡,她低頭看著。
  親愛的歆,原不想讓你到署里去的,因為昨夜你實在太累了。
  關于你父母方面,請不用擔心,因為我已幫你擺平了。原來你父親是個國術館的師父呀?也難怪你會有一身的好身手,他還告訴我許多關于你小時候的事……
  “耍嘴皮子。”嘀咕了聲,她雙手使力本該將卡片給撕碎的,但卻停住了動作。
  任憑她再嘴硬不承認,此刻的心里卻是甜蜜溫暖的。
  看著她發起呆來,張論武心覺不妙。
  “予歆,你不丟嗎?”已經遲了一分鐘又十秒,上回花束是直接被丟到垃圾桶,而卡片則該被撕碎的。
  “啊?”雒予歆突然反應過來。正在洗澡而趕著來開門,也有可能是正在做極暖昧的那一件事,所以才會隨手抓了浴袍一套就來開門。
  但,這似乎都跟他們無關,因為他的女兒不可能隨便跟一個男人在一起!
  “找錯地方?”汪瑤瑤終于反應了過來,她轉回身來猛然盯著眼前的岳遠,然后再看看屋子里的擺設。
  “我們找錯了?”她懷疑的聲音是拋給丈夫的。
  不會呀,莫非這附近公寓里都時興同樣的擺設,否則這屋子真的好像她女兒住的。
  “請問你們找誰?”岳遠的聲音終于滑出了喉頸。
  “你又是誰?”相較之下,汪瑤瑤比自家丈夫鎮定了許多。
  嗯,這個男人長得還不錯,不,應該說是英俊的了;寬闊的肩線、直挺蒔身軀、劍眉、銳眼、挺鼻,好看、真的好看。
  雖說套在他身上的那件浴袍看來是小了點,但更能烘托出他偉岸的身軀,尤其是那雙結實修長的腿,真是好看到引人遐想。
  但是浴袍,嗯……浴袍?
  汪瑤瑤驟然定睛一瞧。這上頭的花色怎么跟她挑給女兒的一模一樣呢?
  “喂,小子,說清楚,你到底是誰?”下一秒她不假思索地上前,一把揪緊了岳遠的衣襟。
  屋子里的擺設相同還說得過去,連浴袍都一模一樣的話,就……
  這小子會是小緣的男友嗎?是聽予歆說過小緣有男友了,但沒理由穿著予歆的浴袍呀!
  “瑤瑤,你這是做什么?”見老婆突來的動作,雒長力急著上前去拉人。
  岳遠直直盯著眼前的婦人,突然靈光一閃——
  “伯父、伯母,我是予歆的男友。”他自我介紹。
  眼前的這張臉,不就是二、三十年后予歆會有的臉孔嗎?
  岳遠的話一出,當場炸得兩個早已年過半百的男女瞠目結舌。
  “你說你是……”松開了抓著岳遠衣襟的雙手,汪瑤瑤一副了然的模樣。
  女兒呀,你果然是有眼光。
  “小子,你居然敢…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0 0
未閱讀完?加入書簽已便下次繼續閱讀!
溫馨提示: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積分和經驗獎勵哦!

排列五进5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