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請嘗試鼠標右鍵“刷新”本網頁!閱讀過程發現任何錯誤請告訴我們,謝謝!! 報告錯誤
狗狗書籍 返回本書目錄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進入書吧 加入書簽

奼奼求癡-第2章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未閱讀完?加入書簽已便下次繼續閱讀!



兒拋頭露面到外頭去尋個癡男回來,還得設法讓對方喜歡上自己?即使事成,那反過來他不是得面對女兒們個個嚷著要嫁的煩惱?而這些她們尋回的癡子又真會是適合她們的良人嗎?齊征鎖緊了眉心,半天出不了聲。
  第一章
  什么跟什么嘛!香兒槌槌發酸的肩膀,心頭微惱。什么花精作祟?什么遍訪癡男?也只有皇上、皇后那樣病急亂投醫會信那山羊胡狗屁道土的話!
  嗅!不只,不只他們信,大公主也是深信不疑的,才會前腳才從皇上皇后那兒出來,連自個兒親娘梅妃那兒都沒去說一聲,后腳就急匆匆的換了男裝,掮上包袱踏上尋癡之途。
  原先大公主連她都不許跟的,若非她手腳俐落,不由分說換了裝束死跟著,大公主真的會自個兒萬水千山去尋個傻瓜回來的。傻瓜?
  當然嘍!癡子是好聽點的詞兒,傻瓜才是正確說法。一想到美麗溫柔的大公主得紆尊降貴去尋個傻蛋兒,香兒就為她不值。想她的大公主是世間罕見的美人兒,不知驚艷了多少將相貴族,這會兒,卻得為了太子自貶身價去倒追個男人?!還得是個傻瓜?!
  唉!唉!唉!
  慘!慘!慘!
  自古紅顏多歹命,想來不是沒有道理的!
  “再閉著眼睛哀聲嘆氣……”猛然一個涼涼的嗓音喚醒了陷入自我思緒的香兒,“你就得躺到山谷里喊救命了!”香兒急急打住腳,睜開眼才發現走偏了,再一步,她還真成了自個兒嘴中念著的紅顏歹命。她氣嘟嘟的踱回原路。也只有大公主才會這樣沉得住氣,明明見人偏了方向也不早點兒出聲。
  “公主,您干嗎不早說?”好個小丫環,比她還兇呢!齊奼奼在心里輕笑。
  “干嗎出聲?我瞧你滿沉醉的嘛!”也只有她這樣好脾氣的主兒受得了她。
  “什么沉醉?”香兒嘟高了小嘴,“人家是在憂心您的未來!”
  “未來?”齊奼奼淡淡瞥了她一眼,“事情都還沒發生呢,有什么可憂的?”
  “就是還沒發生才要憂心。”香兒心有不甘。
  “公主呀!您真要為了救太子去尋個傻子回來當駙馬爺?”
  “第一件事兒,”齊嫵嫵手中摺扇搖了搖。“喊少爺別喊公主;第二件,癡兒并不是傻子,他們只是情有獨鐘,對于某些事物放人了比旁人更多的心思罷了,這種人,往往比咱們尋常人有更大的成就。”
  “是嗎?”香兒哼了聲不表贊同,傻子就傻子嘛,哪還有這么多講法?
  “怎么說都由您,可要上哪兒去找這樣的傻,嗯……癡郎?”香兒急急改了口。
  “我也不知道,”齊奼奼首次現出了憂色,“走一步算一步吧。”
  “走一步算一步?”香兒嘟嘴出聲,“咱們不只走‘一步’,早出了齊壇國二十來天了!”
  “是呀,我也知道,”齊奼奼愁著臉,“我也是希望能盡早有個結果,可這件事似乎比我想象的還困難呢!”見公主鎖眉,香兒改成了勸慰。
  “成了,公……嗯,少爺,別想了,凡事均有定數,太子造孽本該由他自個兒承受,咱們也只能盡人事、聽天命。”
  “不!”齊嫵嫵向來溫柔似水的眸里滿是堅定。
  “大哥的健康事關咱們齊壇的未來,不能只盡人事,更要扭轉天命。”
  “別傻了,少爺,假使太子真沒得救了……”香兒壓低嗓左顧右盼,“咱們還有個小皇子呀!您可別忘了,十五歲的小皇子齊旭才是您真正同父同母的同胞!”齊奼奼掃了她一眼。
  “出了齊壇說話就不用負責任嗎?朝綱不得違亂,更不可存有私心。”
  “老古板!”香兒不服氣,“您那親娘梅妃娘娘可不同你一樣想呦!”
  “話多!今晚你是想夜宿山頭?”
  “別別別!公……少爺莫惱。”香兒不敢再胡言,靜靜跟著齊托托的身影而去。入夜前主仆倆總算進了宜昌境內。中原此時正亂,幸有幾處位居水陸樞紐的重要城鎮還算安穩,宜昌即為其一。齊奼奼帶著香兒尋著了此處最大的一間酒肆客棧,一來住得安全,二來也好方便探問消息。兩人人了上房,帶路的小二哥正要離開,卻被一帶著幾分女孩兒氣的聲音給叫住。
  “小二哥,在下姓齊,”齊奼奼先塞了錠銀子才繼續說話,“耽擱你一些時間,想同你問些事情。”
  “問事情?”銀子亮了小二哥的眼,笑眼一瞇,他將毛巾甩至肩上。
  “齊少爺請問,瞧您的模樣是外來客!這宜昌境內我寶二可熟得很,無論您是想尋人尋物,或想問咱們這兒最出名的風景、名菜糕點,小的定當悉數以報。”香兒累了一天,身子半伏在桌上連眼都沒抬,擠出了聲“咱們是來尋人的。”
  “尋人?”小二搓掌一笑,“不知兩位爺想尋何人?姓啥名啥?”
  “不知名不知姓,”香兒沒睜開眼,話語中透著哀怨,“不知住哪兒,不知啥模樣,不知做何營生。小二傻了眼。
  “敢情客倌是在同小的開玩笑?”
  “誰有時間同你開玩笑?”香兒睜開丹風眼兇巴巴的一瞪。
  “小的不是這意思,”小二是個老實漢子,這會兒手中的銀子便想退回了,“你心尋人總得有個呀!”
  “當然有方向,”香兒瞄著他,“他得是你們境內最癡傻的男人!”
  “癡……”小二疑惑的重復,“傻?”
  “是這樣子的,”齊奼奼柔柔的接過話,“咱們想請問你這附近幾處鄉鎮,可否有那種因癖好成癡而聞名的男子,例如棋癡、畫癡、醫癡、墨癡……之類的人物?”
  “因癖好而成癡?”小二猛搔頭。見著對方傻樣,香兒擊了下掌。
  “甭再費神了,少爺,現下咱們眼前不就活生生一個?瞧他搔頭播得起勁,這就叫。‘搔首癡子’咱們將他帶回就是了。”
  齊奼奼沒理會她,徑自柔聲道:“不急,您好好想想,這樣知名人物不難尋的,您再想想。”
  “宜昌非文化古都,要說因風雅癖好成癡……”小二不好意思地笑笑,“不怕惹您笑話,這附近還真尋不出,可若您要找的是死要錢、死愛欺負鄉民的黑心商賈,那倒是多不勝數。”
  “完了、完了!”香兒將原已放妥的包袱再度掮起,“少爺,咱們走錯方向了,別再耗時間,雇輛馬車快上別處吧!”
  “小哥先別急!”小二依舊笑瞇瞇,“方才齊少爺的意思,是那人需要有執意的性子,因著癖好成癡卻并未指定他執意為何吧?”齊嫵嫵急急點頭,“你心底已有這種人?”小二點點頭,“若要說執意成癡,那聶家少爺可是咱們宜昌境內最響當當的人物,不只宜昌,湘東、浙贛一帶,只要提起聶云飛三字,那可真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聶云飛?”香兒臉上沉寂已久的笑靨重現,聞名如見人,光聽這名字就覺得對方是個風光人物,這樣的癡性男兒若配上美麗的大公主,倒也不枉。
  “真這么出名?”香兒再次強調,“咱們要的可是那種曠世難見的癡男唷!”
  “就這么出名!”寶二打了包票,“宜昌境內,下起三歲稚童上至七旬老者,只要您開口問,人人都知道他的。”
  “成了、成了,別再說了!”香兒阻斷了他,“說得人心兒癢癢,若害得我家少爺連飯都不吃,覺也不睡便要去找人,我可就麻煩了,”她將他推出門,“聶云飛是吧?無人不曉是吧?”她自鼻中哼了聲。
  “今晚我主仆倆就在這兒住下,明日再去尋你口中那響當當的癡男,可若他沒你說的那么出名,當心你給我剝下一層皮。”
  “安啦!”小二笑著說:“包準是你們要找的人!”
  天還蒙蒙亮,香兒就被齊奼奼喚醒了。
  “公主……”香兒模糊著嗓,“這么早?您那癡郎恐怕還窩在被子里吧?”
  “又在胡說些什么了?”齊奼奼酡紅了腮,手上利落的束起發冠,轉眼間搖身成了一個俊俏男兒。
  “不胡說,”香兒努力撐著眼皮,“依胡子道長的意思,您不但要尋他,還得讓他愛上您,不是嗎?”
  “那是之后的事情,”齊奼奼打來了水,搖搖頭睇著還賴在床上的小丫環,有些弄不清楚究竟誰才是主子?
  “在那之前,我得先確定他究竟夠不夠格,算不算真癡性。”
  “夠癡您就愛?不管他生得什么德行?”一條濕帕飛向小丫環。
  “你是話太多了,還是……”齊奼奼柔嗓中帶著危險,“嫌水不夠冰?得淋上頭才夠清醒?”香兒吐吐舌跳下床,這會兒才真正醒了過來。大公主溫馴和善,這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0 0
未閱讀完?加入書簽已便下次繼續閱讀!
溫馨提示: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積分和經驗獎勵哦!

排列五进5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