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請嘗試鼠標右鍵“刷新”本網頁!閱讀過程發現任何錯誤請告訴我們,謝謝!! 報告錯誤
狗狗書籍 返回本書目錄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進入書吧 加入書簽

奼奼求癡-第19章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未閱讀完?加入書簽已便下次繼續閱讀!



  “卷卷兒呀,你那主子的脾氣也著實夠糟的,事情不先弄個清楚就發了火!你想想,從宜昌到齊壇要耗多少時間?要花多少銀兩?如果不先回逸樂居打包行李、準備盤纏,這趟路該怎么走?
  “而且,我也不是不陪她回去,只是手邊還有點事沒解決,總不能就這么冒冒失失地出遠門吧?這一趟路可是得花個把月。”如同一只雀躍的鳥兒,她飛回了聶云飛身邊。
  “你回逸樂居是為了打包行李上齊壇?”
  “齊姑娘呀,真巧!”他笑嘻嘻的同她打了招呼,“怎么是你?你不是已經上路去行乞了嗎?”
  “方才是氣暈頭了,少了你,”她甜笑的拉住他不放,“我哪兒也不去!”
  “信口撒謊!”他斂起笑睨著她,“上一刻還惡心地直說喜歡人,下一刻發了火就說要分道揚鏢,莫怪人說女人心海底針,這樣看來,愛上賭還好過愛上個女人。”
  “所以,”她細細研究著他的表情,“你是不會去愛上個女人嘍?”
  “那當然!”他輕蔑的哼口氣,“你看我像個笨蛋嗎?”
  “那倒是!”她軟軟的嘆了氣,“要真心愛上一個人是很難的,你肯陪我回齊壇,為的只是守諾而已。”
  蠢丫頭,你當真以為我聶云飛會是那種為了守諾,而賠上一生的迂腐呆子嗎?聶云飛在心底暗罵,臉上卻不動聲色。
  “既然你現在已經知道我是不會輕易愛上人的,所以,這會兒最棘手的問題來了,即使我能陪你回齊壇也幫不上忙,因為,你帶回的必須是個真正愛著你的癡子,不是嗎?”
  齊蠔嫵聞言傻了,是呀,怎么辦,她忘了這最要緊的一環,他是個癡子沒錯,可卻是個不會愛人的癡子!
  “行行好,拜托別在我眼前哭。”他皺皺眉,阻止它即將進出的淚水。
  “可……”
  她抽抽鼻子,忍了半天還是忍不住掉下淚,“這會兒我真的不知道該怎么辦了,我可以學賭,可以跟一群男人斗蛐蛐兒,可以做所有的努力,可心是長在人身體里,我該怎么讓你喜歡我呢?”
  他嘆口氣,強抑住罵她笨的沖動。
  “師徒一場,看在你那么認真學習的份上,別說我不幫你,這樣吧,我給你個機會,最后的機會。”
  “什么機會?”她傻傻地問。
  聶云飛將卷卷兒放至一旁草地上,自懷中取出一枚銅錢。
  “這只是枚不起眼的銅錢,”他捏起銅鏡在她眼前晃了晃,“可卻將決定你的一生!”
  “什么意思?”她還是不懂。
  “我會將銅錢握在手心放到背后,由你來賭這銅錢是在我左手還是右手里。”
  “然后呢?”
  “如果你猜對我放在哪只手,我就答應愛你一輩子,如果錯了,麻煩請另尋癡者,別再來尋我麻煩!”
  她瞪大眼,一時無法接受這種賭局,半天才硬擠出聲音,“能不能不賭?這一局賭注太大,我怕……怕輸不起。”
  “不賭就是放棄,”他無所謂的聳肩,“那就對不起,我幫不上你了,畢竟尋了個不會愛人的癡者回去,只是在白費力氣罷了。”
  換官之,這一局不賭是不成了?
  齊嫵嫵想西想,遲疑的開了口。
  “你確定若我猜對了,你真的會愛上我?”
  聶云飛點點頭,一臉漠然,心底卻想著愛上了個笨丫頭真的是件麻煩事!!
  “好,那咱們就說定了,”她閉起眼開始思索,“反正我的賭運向來不差,贏的機會大些,卷卷兒的命不就是給我贏采的嗎?”
  是嗎?真是這樣嗎?
  他也懶得掃她的興了。
  “既然這么有自信,就快作決定吧!”是呀,快決定吧,這樣我才能正大光明地用力吻你!天知道,跟個笨丫頭周旋是件多么累人的事。
  “別催我了,”她還是閉緊著眼,“這是人家第一次猜銅錢,你知道!”
  “第一次玩總要多點時間適應嘛!”他幫她接下了后語。
  “是呀、是呀,我就是這個意思!”她甜笑著像個仙子,一個乖乖閉緊眼的小仙子,那一瞬間他眼眸一黯,好想好想狂吻她,想得都快瘋了,而她卻還憨憨地在那兒盤算著該選哪手好。
  “快點吧!”聶云飛一臉不耐煩,“就像我之前說的,如果賭客個個都像你這樣,賭坊早就關門大吉了。”
  “左邊吧!”她咬著唇不確定地喊出聲,聽了她的話,他將銅錢塞入左掌心。丫頭夠本事!百猜不中,日后可千萬不能帶她上賭坊,否則多少家當都不夠她輸。
  “不、不!改右!”她急得慌,眼睛依舊緊閉著,“右邊好吧!
  “不!還是左吧!
  “別別別!右右右……”
  “齊奼奼!”
  銅錢經過無數次的左右手交換后,聶云飛終于被惹毛了,他對著她吼道:“我不玩了!張開眼睛!”
  她睜開眼卻看到他手一揚,竟將那枚銅錢扔向遠方草叢間。
  “你怎么可以這樣?怎么可以不守信用?怎么可以不讓人家玩了?”她瞠大瞳眸控訴不休,片刻后晶亮的淚珠兒滾出了眼眶,一邊還急匆匆地想到草叢里找回那枚可以決定她一生的銅錢。
  “你答應給人家一個機會的,怎么可以不守信用?”
  “別找了,那銅錢已經用不上,”他沉著聲,將不斷掙扎著要去找銅錢的齊嫵嫵硬摟人懷里,“我早就愛上你這千里迢迢尋我而來的蠢丫頭了!”
  “你……”
  她瞪大眼,一臉震懾與不可思議,但她已沒機會把話說完,因為他的唇覆上她,在她的朱唇烙土屬于他的印記。
  一時之間,天搖地動,所有思維離他們漸漸遠去、遠去……
  第十章
  霍彰顯壽辰后的隔日,他作出了一個震驚所有宜昌人的決定。這名宜昌首富毅然決然結束了所有的生意,只留下一個錢莊給兒子,再將那些變賣產業所得到的現銀,悉數捐至豫西做為那些遭遇洪水的災民們重建家園筑堤及所需。
  七日后,在他處理完塵世間的產業后,揮揮袖袍欲上九華山剃度出家。變賣產業濟貧霍夫人尚可勉強接受,可當她得知相守了一輩子的夫君竟要舍她而去出家,先是哭鬧威脅后是苦苦哀求,但不管她用什么方法,就是改變不了霍彰顯的決定。
  “塵緣已了,余生里……”相較起霍夫人及霍惕世和霍茉馨,霍彰顯反倒顯得平靜,“我只想用念佛來懺悔曾犯過的罪孽。”是怎樣的罪孽大到得用后半生來償還?從霍彰顯嘴中問不出,霍惕世只得找上了聶云飛求明白。
  “記得你還欠我一個要求嗎?”聶云飛專注睇著婦友,“我知道這要求對你是苛刻了點,可對不住,惕世,我的要求就是有關此事請讓它永遠是個秘密。”
  “為什么?”霍惕世臉上有著哀痛與困惑,他忍不住嘶吼,“我好歹有權利知道為什么,告訴我、告訴我!云飛,你可以要求我做其他的事情,上刀山下油鍋都好,就是別要求我對此事保持沉默!”驟然的悲傷讓向來斯文的他爆出了前所未有的怒火,他傾泄不出,又無法出口好友口中尋得解答,未了這怒火責化成一個個狂猛的拳頭,朝聶云飛臉上招呼而去。
  無語地默默承受,等霍惕世終于肯停下拳頭時,聶云飛只是淡然的伸手拭去唇角滲出的血絲。
  “為什么不還手?”見好友掛了彩,霍惕世既是愧疚又惱火。
  “干嗎還手?讓你趁機打個天翻地覆?”聶云飛笑覷著他,“別不好意思,剛才捱了幾下我都記在心頭了,日后有得是機會向你索回,”斂起笑,他一本正經。
  “惕世,你只要記住一件事情,那就是,你父親是愛你的,如果他不想讓你知道一些事情,他的出發點一定也是為了想保護你,而這,也正是我會同意幫他保密的原因,相信我,別再問了,讓你父親可以無牽無掛、瀟瀟灑灑地去做他認為該做的事情吧。”伸出手,聶云飛將那僵硬著身軀的好友攬人懷中,片刻之后,低低的屬于男人的悲泣在兩個男人之間響起。久久、久久不散。
  荒草覆徑,暮色沉沉,齊奼奼帶著心愛的卷卷兒在弱水湖畔輕盈而行。弱水湖,這原是會讓她心生恐懼的水潭,在經歷了被她心愛男人在這兒救回一條命的事后,她已不怕了。
  這幾日云飛一邊忙著幫惕世接手錢莊,一邊要準備離開逸樂居上齊壇的事,一天下來,她都只能在黃昏時見著他,而這時候,他就會牽著她到湖畔散步。
  今兒個云飛陪著惕世送霍老爺上九華山,見不著人的她就在心底一遍遍思忖著他所說過的每句話語。
  那一日就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0 0
未閱讀完?加入書簽已便下次繼續閱讀!
溫馨提示: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積分和經驗獎勵哦!

排列五进5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