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請嘗試鼠標右鍵“刷新”本網頁!閱讀過程發現任何錯誤請告訴我們,謝謝!! 報告錯誤
狗狗書籍 返回本書目錄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進入書吧 加入書簽

奼奼求癡-第10章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未閱讀完?加入書簽已便下次繼續閱讀!



  “越大叔送來的這些生鮮食材,我可以……”她睇著他,一臉的緊張,“我可以拿來烹煮嗎?”越信沒出聲,偷覷著聶云飛的反應,這些東西向來都是由他派來的廚子幫云飛處理妥當再離開,云飛這會兒雖已形同落難,但公子哥兒的習性未改,嘴刁得很,依舊很難伺候。
  “隨你,閑得慌就拿去玩吧!”聶云飛不耐煩的揮了揮手。
  “謝謝!”幫人做事竟還得向對方表示感激?越信在旁看了盡忍著笑,可齊奼奼還有話,追了兩步再度喊停聶云飛。
  “還有,還有,聶大哥,今兒個天氣很好,日頭亮燦燦,我可不可以……可不可以……”聶云飛目光越過她,直直射向她身后那條洗滌好,正迎風招展的被套幫她接了話。
  “你想幫我洗被套?”她紅著臉認真而用力地點了頭,巴掌大的小臉蛋上滿是期盼。
  “你真是閑得慌了!”聶云飛搖搖頭,“你要明白,我會讓你留下是為了學賭,而不是來當丫的。”
  齊奼奼臉上透出了濃濃的失望,他沒搭理的徑自冷冷再語。“我和越爺有事要談,晚點你再過來吧!聶云飛語畢,不等那還傻在原地反應不過來的她,徑自離去。
  一路上強忍著笑意,越信在他身后進了房內再也忍不住了。
  “小子!”他笑嘻嘻拍了拍聶云飛的肩膀,“你明白一個姑娘家開口想幫男人洗被套的意思嗎?‘
  “意思?”聶云飛斜睨他,“那只是代表她太閑,還有,代表被套該洗了。”
  “錯!錯!錯!”越信用力搖手,“小丫頭喜歡上你了!”
  “這樣就代表喜歡?”聶云飛沒好氣的問。
  “丫頭想幫你煮吃的,想知道你的胃口喜好,想幫你洗衣裳……是的,這就叫做喜歡。
  “喜歡稀奇嗎?”聶云飛坐到躺椅上蹺高兩條長腿,“喜歡我的女人多如天上繁星。”
  “那倒是。”越信語帶艷羨,眼神卻起了狡黠。
  “可這個卻不同,你肯讓她動你貼身東西,又不舍得看她失望的臉,顯見這丫頭是不同的,她可不是那堆追逐著你轉的繁星,而是輪明月,惟一的,僅屬于你的明月。”
  “去你的明月!”
  聶云飛扔書砸上了越信詭笑著的大餅臉,還險些砸掉他手上珍貴的紫砂盆。
  “清醒點兒吧,外面日頭正大,想瞧明月等夜里,叫你來是談正經事的,請拋開你的星光明月!”
  越信搖搖頭,將笑意藏在心里,向來除了賭凡事難以經心的聶云飛,看來是遇上克星了,不許說就不許說,但總可以睜大眼睛等著看好戲吧?
  “越信雖送你一只紫牙鐵將軍,可為了讓你真能了解蛐蛐兒的特性,以達到知己知彼的功效,我還是要你自個兒去捉幾只回來養著,明白嗎?”
  齊奼奼認真點頭,卷卷兒也在她懷里咪嗚了聲表示領會。
  聶云飛瞥了眼小黑貓和它那盡會對著他臉紅的女主人,繼續解說下去。
  “寬大的庭園里許多地方蔓草叢生,而這正是這些小家伙最常棲身之處,另外磚堆和瓦礫也是鳴蟲們的天下。”
  “會叫的就是蛐蛐兒嗎?”她傻傻地問,在收到他送來的白眼后,才知道自己問了個蠢問題。
  “螻蛄、紡織娘、金鈴子……一堆難以計數的蟲子都是鳴蟲,還有油葫蘆、油叫雞兒、躲壁兒蟲之類的,它們的聲音尖銳綿長,有點兒像高音的嗩吶。”
  “油叫雞兒?”齊奼奼逸出笑聲,“好有趣的名兒。”
  聶云飛沒理會她,徑自接續下去,介紹了二三十種不同形狀的鳴蟲。
  “雖然它們都會出聲,但因外貌互異,很容易辨別的。”很容易辨別?齊奼奼心里發寒,蟲就是蟲,都長一個模樣嗎?
  “蛐蛐兒只雄的好斗嗎?”她聽得頭昏腦脹,只得挑了個簡單點的問題問,代表她是很認真在學習。
  聶云飛點點頭,“同咱們人一樣,下場打架格斗的都是男人。”
  “為什么?”她好奇問道。
  “這問題你該去問蛐蛐兒,”他哼了哼,拋了個不耐煩的眼神,“就同咱們男人打架一般,要不為了爭地盤、奪權力、追威風,那就該是為了搶女人傳宗接代。”
  “原來……你們男人打架就為了這些……”她盯了他半天,終究還是忍不住問出心里疑惑,“那么,聶大哥,你曾為了哪些事情和別人打架呢?”聶云飛漠然睇著她,“對不起,本人好賭不好斗,如果你想學的是格斗,那么你找錯人了。”
  “難道你從不曾和別人打過架?即使……是為了搶女人?”他雙手環在胸前一臉不耐。
  “你一意留下真是為了學賭嗎?”他寒著眸,“大門在左邊,請在天黑前離去。”
  齊奼奼垂下眸撫摸著卷卷兒不敢再出聲。這男人好兇!和她以前所接觸過的男人都不同。
  “你不走?”
  “我不能走,”她抬起滿含固執的眸,“我洗了被套晾著沒收,還有,米下了灶,菜也揀妥了……”
  “這是什么爛借口。”他冷著聲。
  “這不是借口,”她試圖提高點音量,“這都是真的,我不想走,真的不想,聶大哥!”她眨巴著一雙和卷卷兒一樣可憐兮兮的大眼睛,伸出小手攀住他的袖子,“你別趕我,我答應不再胡亂問問題就是了。”
  他用脫她的手,冷冷的再度出聲,卻沒再提起要趕她走的狠話了。
  “要得到上好的蛐蛐兒就要注意它們的叫聲,鳴聲嘹亮的大多是好的,可有時會有異物守穴,像蛇、蝦蟆、蜈蚣之類,想捕到它,得先把這些異物驅除才可以動手。”
  “蛇?”齊奼奼冷不防打個哆嗦。
  “你怕蛇?”聶云飛蔑笑著瞥視眼前弱不禁風的她,那笑容似在等著她自個兒打退堂鼓。
  “不!我不怕。”她吸口氣一臉企盼,“你會幫我的。”
  “不,我不會。”他冷冷搖頭,“師父領進們,修行在各人,總黏著師父永遠學不了本事。”他不幫她?一點兒也不?她心底寒了寒,卻依舊用堅定的語氣說:“不陪也成,我辦得到的。”
  他勾唇一笑,“成,我信你,那就今夜開始吧!”
  “就今夜?”她微愣,這么快?
  “就今夜!你既是有心來學本事,那么,為師的就不該讓你閑到有空去洗被套、煮飯燒菜,是吧?
  齊奼奼姑娘。“她擠不出聲,真的很想告訴他,如果可以,她寧可洗破百件被套,都不愿去接觸那可能會有蛇的蛐蛐兒洞。
  齊奼奼之前總以為夜的容顏只是隨著季節和環境在改變而已,這會兒才知道,除了這些,心情還是另個重要的因素。過往歲月里她始終偏愛黑夜勝過白晝,因為在安謐而幽靜的氛圍里,她才能自在地做些白晝里無法盡興做的事情,白天里她是堂堂齊壇國長公主,一舉一動都有專人盯著,不能逾矩、不能失態、更不能任性,所以她喜歡夜,只有在那睡前的短短時分,她才可以真做些想做的事情。親娘梅妃始終以身為王妃而非一國之后抱憾,對她這長公主及獨子十五歲的齊旭自小便訂下諸多規條戒律,在她心底,如何培育出頂尖優秀,超越其他公主、皇子的子嗣,成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
  衣服有制,宮室有度,人徙有數,喪祭械用,皆有等宜,席不正不坐,坐毋箕,立如齊,行勿跛,立不中門,食不語,笑不露齒,她連能和誰說話,說幾句,說哪些內容都有人看管著,以防她不小心有失禮或失言的舉止。
  是以,身為長公主,她除了比同齡女孩兒多了更多的限制外,體認不出有什么好處。
  當然,并不是每個齊壇國公主都和她有同樣困擾,至少,在她眼底,二皇妹齊棋棋、三皇妹齊姒姒、四皇妹齊珂珂,甚至是年僅十五的小皇妹齊姬姬,都要比她來得自得其樂,優游于公主之位。層層包袱與限制養成了她較旁人膽怯且害怕人群的性格,也是她常會縱容香兒胡言妄行的原因。她不能做的事,至少還有個丫環可以代為行之。當日甫得知大皇兄中了桃花劫需她們幾個姐妹外出尋癡時,她生平第一回背著母親徑行作出了離宮決定,只因她知道母親也許不會同意此事,即便要救的那人是齊壇國皇太子。
  她年已十八,大半與她同齡的女孩兒這時都已定了人家,她始終沒有動靜,原因就在母親,母親對于她的未來心底早有計劃,若非一國儲君、若非權傾朝野的大人物,她是絕不會答應的是以自她十三歲起,縱然鄰邦諸國及齊壇國稍有權勢的將相貴族,慕名來向她這齊壇長公主提親,都讓母親給精挑細選一一推了。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0 0
未閱讀完?加入書簽已便下次繼續閱讀!
溫馨提示: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積分和經驗獎勵哦!

排列五进5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