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請嘗試鼠標右鍵“刷新”本網頁!閱讀過程發現任何錯誤請告訴我們,謝謝!! 報告錯誤
狗狗書籍 返回本書目錄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進入書吧 加入書簽

奼奼求癡-第1章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未閱讀完?加入書簽已便下次繼續閱讀!



  作品:奼奼求癡
  作者:唐婧
  男主角:聶云飛
  女主角:齊奼奼
  內容簡介:
  斗鵪鶉賭哪只會斗贏?
  這人人口中的賭癡花招還真多,
  果真符合她要找的癡性男兒,
  決定了,她要跟著他學本事,
  可他要她下場比賽斗蛐蛐兒,還得自個去捉?
  人家她一咪咪經驗都沒有,
  又謹遵“師父教誨”,才會連落了水都不敢吹他給的竹哨求救,
  怪她是想去吹給閻羅王聽?
  什么嘛,她還吹給牛頭馬面聽咧,
  可這賭男的心好像沒嘴那么硬喔,
  否則這會兒端給她的大碗里裝的該是骰子,
  而不是熱騰騰、香噴噴的粥……
  正文
  楔子
  齊壇國  齊氏王朝
  齊氏王朝建基百年,物阜民豐,自給自足,鮮與外界接觸,卻也因此避開了外界的兵戰頻繁、改朝換代。
  換言之,它自成一桃花源似的小小王國,路不拾遺,夜不閉戶,不僅百姓引以為榮,就連國主齊征都要忍不住昂首闊步,以能延續祖先留下之優良傳統為傲。可這些日子來,國主齊征和皇后錦繡卻鮮于舒展眉心。
  百年來首次干旱是個原因。十年來最大的一次蟲災是另個原因。可最令他們頭疼的還是獨子齊昶的怪病。一個好端端的二十歲青年,卻無緣無故整個人像少了魂魄似的成了個傻子。
  沒了以往聰穎伶俐的模樣,整日嘴角涎著唾沫光會對人傻笑,偶爾還會瘋了似地又跑又叫,到處砸毀東西,甚至用劍四處砍殺禁衛軍。
  “太子是怎么回事?”
  “莫非撞了邪?”
  “像個傻子似的……”
  原是太監宮娥間細細的耳語,到后來,已成了全國上下一致的疑問了——
  他們的太子,是怎么回事?還有,他會康復嗎?太子可是齊壇國的儲君呢!他若真有事,國家該怎么辦?沒得說,皇上、皇后急,太監宮娥急,全國的百姓們,自然也是焦急萬分的。
  在全國大夫都束手無策后,向來視巫道為邪物的齊征,也只得聽從大臣和嬪妃們的建議,陸續尋來幾個自稱法力高強的道士巫師們。
  道土巫師有本事的,自然,也有騙人或法力不足的。幾天下來,一個道土被太子的劍削去了半邊屁股,哀叫著屁滾尿流遁逃,一個道婆被太子憨笑時咬去了大半邊的鼻肉,哭爹叫娘被人扛走。來一個倒一個,齊征只有不住地搖頭。末了,最后一名烏簪高譬、白蔑藍袍,留著山羊松的清癯道土踏上了金鑾殿。
  “你……”齊征問得清懶,這些天下來他幾乎已不抱任何希望了。
  “草民姓薛。”薛道人冷著表情,目光卻炯亮,沒有前幾日上門那些道土巫師們急求表現的熱呼勁。
  “薛道長,”也許對方真有些本事也說不定。齊征努力振作起精神,“小兒的病想必你已耳聞,不知道長有幾分把握?”
  “沒見著人,”薛道人扯了扯袍袖漫不經心,“如何談把握二字?”
  “說的是、說的是!”
  齊征立刻起身,親自領著他進了太子寢宮,寢宮里,齊昶被人五花大綁捆在床上,嘴里塞了布帛,嗯嗯呀呀地正瞪大了眼,床旁是哭得淅瀝嘩啦的皇后。
  “放開他!”薛道人出聲。
  “放開?”
  幾個隨侍在旁的太監宮娥全傻了眼。
  “放不得的,”其中一個太監急著開口,“咱們可是耗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弄妥太子,他會咬人,還得擔心他弄傷了自己……”沒理會的啪地一聲,薛道人單手扯斷了麻繩。
  “小心!”在太監們的驚叫聲及齊昶惡狠狠蹦起。的剎那,薛道人倏然出手一掌拍向齊昶額心。齊昶身子一軟,眼一閉,癱在床上,眾宮娥趕忙上前把他扶躺好。
  跟著,薛道人坐落在床旁,采了探他的脈、翻了翻他的眼皮,沉吟的掐著指,一會兒才開口。
  “中邪。”簡單二字由他口中吐出。
  “中……邪?!”齊征苦著臉,“請道長明示。”
  “雙目渾濁,面泛桃彩,身有桃香……太子最近……”薛道人思索著,“是否曾去賞桃花?”
  “是呀!是呀!”齊昶貼身仆從小寧子點頭二太子前些日子聽說慈寧寺后山開遍桃花,特地驅了車駕去觀看。“
  “不但看,”薛道人哼了哼,“他還說了不敬之詞,例如花苞太小,花色不艷,大老遠來這兒看堆爛泥巴?”
  小寧子點點頭。
  齊征及錦繡都沒出聲,聽起來,這的確是齊昶會說的話,這孩子出口小養尊處優慣了,態勢向來倨傲且目中無人。
  “他說齊壇是個泱泱之國,別說日月山川,連花草走獸,凡有靈之物都該來向他這明日之主朝拜?”小寧子沒出聲。
  “這事兒有這么嚴重嗎?”錦繡在旁小聲問。
  “其實太子的態度與貴國皇室素來的觀念極有關聯,貧道非齊壇人,自中原來此,一路上見齊壇百姓甚少禮佛修道,只供奉齊壇歷代先祖,”薛道人氣定神閑,這種輕蔑鬼神的想法已然觸怒了天地鬼神,長久下去影響國家命脈,近來貴國是不是陸續發生些天災?“
  齊征不出聲,想起了干旱與蟲災,原來,這些禍事竟都是其來有自!
  “天地萬物均有神靈,不得褻瀆!”薛道人頓了頓,“即便只是個桃花精!”
  “小兒觸怒的……”齊征因幾次教訓已起了敬畏之心,“是桃花神祗?”
  “說得好聽點叫桃花神祗,事實上這類會作祟、會動怒的,多屬于劣等的妖精類,只是那種未能成仙的小精怪罷了!
  “春日之際,日月山川俱有鬼神蘇醒暫住,太子該是做了玷污桃花精的事兒,那精怪才會趁著貴國運勢正低之際,向太子弄了祟,蒙蔽了他的神智清明。”
  齊征怒瞪著小寧子,那小仆從只得支支吾吾的老實說出來。
  “太子曾在桃樹下對著樹干……解手……”
  齊征與錦繡紅了臉,身為堂堂一國太子,竟在野外就地“方便”?
  “這就是了,”薛道人點點頭,花精都是冰清玉潔的處子,哪容野尿褻瀆?這才會怒而作祟,使得太子成了這副德行。“
  “既知道了原因,還請道長指點如何化解。”
  “這桃花精怨念極深,不是粗淺法術就可解除。”
  “解不得?”齊征急得全身是汗,“難不成這孩子就這樣渾噩一世?”
  “那倒不至于,是有個解救之法的,只不過麻煩了點。”
  “請道長明示,只要有辦法治好這孩子,再麻煩朕都不怕!”
  “桃花精具女子癡性,要解此桃花劫儒找出世上五個各具癡性的男子,用他們的些許活血共涂在桃枝干上,就能破除。”
  “癡性男子?”齊征聽傻了眼,“什么意思?”
  “凡人均有執性,”薛道人解釋著,“執性過了頭便屬癡,嗜酒乃酒癡,嗜書乃書呆,嗜吃乃饕餮,凡此類推,定要此男子有著比常人更勝百倍的執性方可稱癡,他們的血對破此桃花劫具有神效。
  “還有,”薛道人續語,“不僅癡,還要熱,這五個男子需得正浸淫在情愛里,癡性配情熱,拿來祭拜桃花精最有效用。”
  “快!立刻去幫我貼出公告……”齊征虎吼,一旁幾個大臣慌得急急跪倒在地上。
  “廣征天下癡性男兒,只要肯自動獻上熱血的,朕重重有賞!”
  “不!”薛道人擺擺手,這樣子是不成的,皇上,征求不如親求,誠意不足求來的癡血亦無法打動桃花精,最好是由太子身邊的親人至外親自求癡,動其心,將其癡念轉為濃濃情愛,這樣的熱血方有神效。“
  “道長的意思……”齊征再度傻眼。
  “太子是否有妹妹?”
  “有,”錦繡急著出聲,“他底下還有個小他五歲的親妹子。”
  “只一個?”薛道人搖搖頭,“皇上可有其他嬪妃所出之公主?”
  “除了十五歲的姐桓,”齊征點點頭念道:“朕四個妃子梅妃、蘭妃、竹妃及菊妃亦各育有一女,分別是十八、十七及兩個十六歲,她們……”
  他不確定的問:“與此事有關嗎?”
  “她們與太子有手足之親,自然,此事也得落在她們身上。”
  “道長是說……”
  “天下何其之大,只在貴國領地內求癡者,恐非至癡,皇上、皇后想救太子殿下,最好……”薛道人撫著山羊須。
  “派五位公主出齊壇國親求天下至癡,動其心,使其自愿獻上癡血,進而破除此桃花劫。”齊征與錦繡面面相覷,太子固然要緊,可,女兒們也是心頭寶呀!讓五個女孩兒拋頭
返回目錄 下一頁 回到頂部 0 0
未閱讀完?加入書簽已便下次繼續閱讀!
溫馨提示: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積分和經驗獎勵哦!

排列五进5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