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網頁打開太慢或顯示不完整,請嘗試鼠標右鍵“刷新”本網頁!閱讀過程發現任何錯誤請告訴我們,謝謝!! 報告錯誤
狗狗書籍 返回本書目錄 我的書架 我的書簽 TXT全本下載 進入書吧 加入書簽

珂珂求癡-第12章

按鍵盤上方向鍵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頁,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按鍵盤上方向鍵 ↑ 可回到本頁頂部!
————未閱讀完?加入書簽已便下次繼續閱讀!



  俏生生立于人前,齊珂珂穿的是正式而典雅的齊壇公主服飾,和她身旁的白寧宇看來極為相配。
  張磊心頭苦澀,是呀,至少那男人臉上并沒有個永遠磨不去的囚字。
  嘴角雖始終往上淺勾,可笑意卻未進到齊珂珂眼底,她直到踱進白府大門,眼角都不曾瞥向那始終僵立在一旁的張磊。
  “舅舅和舅母呢?”
  十八天了,十八天來他苦苦思念著她的聲音,這會兒她終于肯開口了,問的卻是與他絲毫無關的話語,張磊心底的恐懼不斷地擴散著,他玉做的小小可人兒,終于要永遠離開他了嗎?
  “聽說你到來,候在廳里了。”白寧宇淺笑回應,沒拿傘的手自將她攙扶下車后就不曾放開,這會兒就見他握緊齊珂珂白凈小手往里頭行去,“走!咱們快進去吧。”
  “是呀,”齊珂珂并未拒絕他的牽握,因為他,即將是她的未來。“走吧,別讓他們等久了。”
  興高采烈的白寧宇攜同齊珂珂往主屋行去,他向來禮貌作得周全,可這一回,他忘了門外的張磊,不單他,連陪他進宅的齊珂珂似乎也忘了。
  “爺,您的熱姜茶!”唯一記得張磊的,只有守門的老管事。
  張磊知道,他并不需要什么熱姜茶,就像他并不需要任何人的同情一樣,這樣的結果,正是他執意想要的。
  無視于老管事端著熱姜茶的手,他躍上了馬車,旋過馬首,長鞭揮策,馬兒撒蹄奔行在滿是雨絲的冷夜里。
  這會兒,位于江水之上煙氣繚繞的“釣煙閣”,正傳出著一闕闕當代風行的詞牌兒。
  “下面這首是歐陽炯的三字令,咱們先品味一番,再依這樣的對仗工律來造些新句子吧。”
  出聲的人是釣煙詞會會長白寧宇,眾人眼前只見他衣帶飄飄,英姿磊落,意態閑適的吟念出聲。
  “春欲盡,日遲遲,牡丹時。羅幌卷,翠簾垂,彩箋書,紅粉淚,兩心知。人不在,燕空歸,負佳期。香燼落,枕函敧,月分明,花淡薄,惹相思。”
  想了想,他立即對吟出,“冬也逝,暮靄靄,臘梅寄。流蘇帳,橫云鬢,墨濡卷,綠波移,夢無據。情不留,雁低回,無相從。金杯酒,和淚飲,星隱耀,風空卷,憑無由。”
  “極好、極好!對仗得宜!不愧是咱們江都第一才子!”
  除去白寧宇本人,閣里另幾名男子無不用力鼓掌應和,“為著白兄這闕新詞,咱們非得浮上一大白不可。”
  吟詩作對,自是無酒不歡,于是乎,在座之人紛紛舉杯暢飲,再由著身旁仆從將杯子填滿,亂世中,無從改變亂象的文人騷客寄情于詩賦,縱情于薄酒,成了寫意的遣懷方式。
  “這個樣兒就能算好嗎?”席間突然迸出一個少女的清音,她輕哼了哼,將自己眼前的酒轉身倒入了江里,她還只是個孩子,是不能碰酒的。
  齊珂珂轉回身,渾然無事地對著白寧宇笑。
  “表哥,我也可以試試嗎?”
  “當然可以了,表妹。”
  任誰都看得出白寧宇對眼前這點麗無儔的少女有多么珍愛,她已隨他出現在詞會里好一陣,可每次都清懶寡言,連笑都罕見,這回見她肯主動開口,微笑以對,白寧宇像是得著了天大的恩賜。
  齊珂珂眼眸兒轉了轉,那模樣兒清靈可人,似是天邊飄來的一朵亮亮的云,清俏俏,嬌靈靈,這會兒,她菱唇微啟,吐出了嬌嫩嫩的嗓音。
  “夏來矣,天熱熱,蓮花時。蓮荷塘,蓮葉密,蓮子結,蓮心苦,蓮藕甜。
  人太多,不夠吃,多采點。吃哪些?蓮須羹,蓮排骨,蓮子蜜,蓮子酥。“
  一詞終了,閣里聲悄人靜,沒人出聲,連一旁的仆人都聽得傻了,這也能算詞兒?
  “好!作得好、作得真好!”是白寧宇打破了沉默,他口里叫好,目中亦是贊許,顯見是贊得真心誠意的。
  “淺顯易懂,朗朗上口,老少皆宜,另成奇趣。”
  這就叫情人眼里出西施嗎?在座幾人交換了視線。
  “是呀!是真好!”另一高瘦男子也跟著拍了手,他是白寧宇知交,向來懂得如何幫襯好友,“這詞兒新意十足,突破了舊有窠臼,只不過,”高瘦男子淺笑,“聽了聽了就餓了。”
  就那么一句“餓了”,閣里的眾仆役們俐落地開始布菜擺箸,吟詩作詞,搭配的自然不會是殺風景的大魚大肉,而是一盤盤精致爽口的點心,蘇杭之域向以糕點出名,而這些能有閑到此悠閑的公子哥兒們,個個都是富豪子弟,是不會虧待自己的。
  “表妹,來,”白寧宇為齊珂珂端來了一只銀制小碟,“蓮子酥。”他語氣中盡是濃濃的寵溺,“你剛以它作了詞兒,這會兒就可享用到它的美味,表哥本事吧?”
  本事?
  這樣就叫本事,齊珂珂擠出了笑容,她答應要聽話的,不是嗎?
  只見白寧宇用銀叉將那原本就不大的蓮子酥切割成幾個丁點兒小塊,再插起一小口送抵她唇邊。
  在眾人面前,為了不讓表哥下不了臺,微楞的齊珂珂只得乖乖吃下。
  “表哥,我不是孩子了。”就算是孩子,也不會拙到讓塊蓮子酥給噎死的!
  “我知道,可你就像個孩子!”
  乒乓聲響大作,她兩手秋風掃落葉似地揮開桌上的杯盤糕餅,在一陣鏗鏘聲里,她對著白寧宇冷冷放了話。
  “聽好!我不是孩子,不是的!”
  惡風掃過,齊珂珂無視于其他人作何表情、作何心思,撩高石榴裙兒,她昂首闊步拾梯而下離開了。
  人未走遠,后頭聲音隨風飄入了她耳朵。
  “諸位莫怪,我這小表妹自小讓人給寵壞了,只是個孩子,不懂事的,請各位不要同她計較……”
  為什么又是同樣的話?
  為什么人人都認定了她只是個孩子?
  就算是真的,難道當孩子的人就沒有感覺、沒有情緒?就得任由別人來幫她安排一切,由著別人將她搓圓捏扁?
  只因她是個孩子,思維不夠成熟,所以她就必須由著那些自以為了解并“好意”想保護她的大人們替她決定一切?
  江風拂面,帶來了細細微塵落入她眼睛,她拭了拭,卻拭出一掌的眼淚。
  無名離開一個月了,這段時間里她都遵從著“大人”們的決定,獨自留在江都,由著表哥天天陪她四處游歷,以及參加他們那一場場無聊至極的詞會。
  打小她就沒文學天份,又哪懂得作啥子詞兒?
  若依娘的意思,表哥是她命定的癡郎,那么,這樣平淡無趣的日子將是她的未來。是的,這樣的日子安逸無憂,不會致命,不怕顛沛流離,她甚至已能預見幾十年后自己發蒼齒搖、兒孫成群的經典老婦畫面,而表哥會是那坐在她身邊陪她含飴弄孫的老頭兒嗎?
  這樣的畫面應當溫馨甜美,可為何,她的心卻空乏無依,認為未經歷過風雨的幸福,味同嚼蠟。
  “表妹,你還好嗎?怎么哭了呢?”
  白寧宇拋下身后一團亂,追到了齊珂珂。
  “沒事兒的,”她吸了吸鼻子不想看他,“沙進了眼睛。”
  “要不要我幫你吹吹?”
  “不要!”她退避三舍,拜托!她可不想沾上他的口水。
  “珂珂,”他放柔嗓音嘆口氣,“不知是否我多心,可我總覺得你在這里,似乎不快樂。”
  她不說話,無名離開后,她突然討厭起自己的聲音,嫌聒噪。
  “到底我該怎么做,”他語音中飽含無奈,“你才會真心感到喜悅?”
  “想要我開心?”她好笑地抬頭睇他,語氣帶了幾份認真,“這樣吧,你在臉上刺幾個字,鼻上再掛個環,也許,我的心情就會好些。”
  白寧宇氣息一窒,憶起那日送她來到江都便離去的男子,他心底澀苦,原來不是他多心,那男人真的是他無法獲得她芳心的主要原因。
  “成!一句話,珂珂,你想讓我刺什么?”什么都成,只要你展顏粲笑。
  “這么爽快,不怕破相?”
  齊珂珂輕哼,使壞的手指頭游移上他俊挺的臉龐,闔上眼她靜靜地摸索著他臉上的線條,老實說,他長得不錯,論起俊美尤勝無名一籌,可,他的臉上沒有刀鑿似的五官,沒有凹凸不平的丘壑,沒有歲月流逝的細紋,她的手指因著失望停下,她的手指思念著那個離去的男人。
  “左邊一個『王』右邊一個『八』,”她睜開眼,里頭是壞壞的笑,“可以嗎?”
  “由著你!”
  他竟然頷了首,眼神是寬容而無悔的,“只要能夠換來你的快樂,刺什么都成。”
  她搖搖頭,眼神有著遺憾,“
返回目錄 上一頁 下一頁 回到頂部 0 0
未閱讀完?加入書簽已便下次繼續閱讀!
溫馨提示: 溫看小說的同時發表評論,說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們分享也不錯哦!發表書評還可以獲得積分和經驗獎勵,認真寫原創書評 被采納為精評可以獲得大量金幣、積分和經驗獎勵哦!

排列五进500期